艹顽 - 媒人【春药 初吻 口交 射嘴流浆】 反派玩坏了鬼畜(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7.媒人【春药 初吻 口交 射嘴流浆】

    一路上,顾不得他人的一样眼光,秦楚骑着马如狂风席卷一般从路人身边飞奔而过。秦楚不断用马鞭狠狠的抽着骏马,马儿也吃痛的狂奔。亏得是秦楚马术高超,不然定要被摔下去了。

    江时因着身体中的燥热无法纾解,不断的扭动摩擦以期减少一点灼烧感,但换来的只是更多的不满足。

    见着江时动作越来越大,有着想伸进自己衣服里的趋势。秦楚怕路人能瞥见一丝江时此时情动的容颜,便是狠狠心将外袍半脱下裹住江时的头脸。

    虽说不至于呼吸困难,但本就郁结的清火在这半封闭的空间中更是熊熊燃烧。江时脸红的要命,看着却是无比诱人,惹得人都想要咬上一口。这绯红逐渐开始蔓延,侵袭着耳垂,脖颈,胸口。秦楚驾驭着快马,但也忍不住担心,不时就要看上他一眼。

    看到江时露出的一段白皙脖颈现在已经被染上了色彩,淡淡的红看着就像天边的晚霞。秦楚微微动了一下身体,将江时搂紧了些,便更催促马儿快些。

    待到快进入繁华的街道时,暗一勉强追上道街道已经清空了,宫门也大开,御医也在等候着。暗一很快就被甩下,只有话音远远穿来。

    秦楚骑着马掠过空无一人的街道,进了宫内,堪堪到寝殿才勒住马儿。马儿已经呼呼的粗气直喘了,甚至马嘴边都有着白色的液体,无不显示马儿的疲惫。

    秦楚抱着江时大踏步的进入宫殿,御医已经在此等候了,他轻轻的把不断扭动的江时放在床上。便是劈头盖脸的焦急的朝御医吼道:“快看看陛下,还愣着干什么。”

    秦楚也知道自己这样没用,但是心中的情绪满的快要溢出来了,这些御医便成了自己的出气筒。

    但御医不知道。在这个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封建社会,别说摄政王骂他们一通,就是砍了几个人也无人敢质疑。

    秦楚压抑着出离的愤怒和担忧,耐着性子等御医替江时诊脉。一边想着定要把马仲抓起来折磨死,一边看着御医不断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除了被下了春药还有什么其他的症状吗?春药能解决吗?”秦楚想着这些御医还有用,放缓了点脸色。

    一个老太医颤颤巍巍的从人群中走出来,顶着一头冷恭敬地回答:“回禀王爷,陛下所中春药臣等细细查看过了,如果及时纾解出来并不会伤身。但若说解开,”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下摄政王的脸色,“臣等无能。但就算自己忍忍,也不会有什么大碍。除此之外,陛下并未有其他症状。”

    说着便躬身退到一边,等候传唤。话已至此,摄政王想怎么做就不是自己能多嘴的了。想着皇上的处境,和之前听说的娈宠谣言,加上摄政王现在的反应,摄政王应该是不希望皇上有妃子的。

    会发生什么也就可想而知了。

    老太医想到这一茬,微微闭紧浑浊的双眼,脸上松松的肉都开始抖动。若是摄政王心狠,自己这些人的性命恐怕是保不住了。

    “都出去。”摄政王无数念头在脑子里回旋,最终却没有多说什么。

    待到所有人的出去,殿门紧闭时,秦楚才动起来。从进来到现在不过短短一刻钟,秦楚却是已然浑身僵硬了。

    慢慢走上前,痴迷的看着脸上不小心沾上一缕汗湿头发的江时。坐在江时身旁,为他轻轻拂去头发。爱怜的抚摸着被情欲蒸的通红的脸颊。

    “陛下,发泄出来会好受一些的吧。”江时此时正陷于混沌中,半点听不见秦楚声音,这话说起来,就像是在说服自己一样。

    为江时宽衣解带,期间吃了无数的豆腐,江时也不再像平时一般压制自己的反应,随着秦楚的动作发出不同的喘叫声。不知在黑暗里看见了什么,江时嘴中胡乱的喊着模糊的字眼,秦楚好奇,凑近细听,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江时喊得是“阿楚”。

    秦楚被自己的“想象”激的小腹发烫,若不是有所顾忌,真想就把江时狠狠的操干一番,省的再说这些话引诱自己。

    他略显急切的抚摸着江时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将身下的人儿直摸的好似水儿一般才肯放过他。想着上次不过被插入一个指节就无比紧致的小穴,秦楚将食指用黏腻的淫水的打湿后,缓缓地插入不断吐水的花穴,就被紧紧的束缚住,一点点空间都没有。

    秦楚耐心的很,慢慢的替江时揉捏花穴的四周,揪拉着阴唇,帮他打开外部。指尖就不断的向四周探寻,扩展自己的生活空间。

    摄政王一点点进攻推进,直到碰上了一个带着弹性的膜儿。秦楚愣了下,想起这是何物时,眼睛突然就开始泛红,额上青筋四起,强烈的压制住冲刺的欲望拿出手指,带出来一些粘稠的液体。

    “真是……要被你磨死了。”秦楚忍了又忍,还是亲了一下江时的脸颊,临走还过分的狠狠舔了下对方的唇角。

    江时已经完全迷迷糊糊了,感觉到秦楚的气息靠近,黏黏糊糊的还想索吻,伸着手搂着秦楚的脖子不松手。

    秦楚没躲也不想躲,恶声恶气的道了句:“这是你自找的!”

    便不再压抑心中巨兽,狠狠的吻了上去。极尽可能的厮磨舔咬对方的薄唇。使得江时的嘴唇亮晶晶的又红又微微肿起。江时有些吃痛,张开了一条小缝,嘶了一声。被秦楚抓个正着,狠狠的进去刮了一下就放过他了。

    秦楚把已经软软的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拿下去,起身拉开了点距离,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心道自己竟然可以如此正人君子。但看着江时还在不断在床上蹭着,双腿紧紧的交织在一起。还是又俯身下来,轻轻揉捏对方的阳具。

    因为之前的春药还有动情的吻,江时的阴茎已经高高竖起了,正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秦楚不过刚握上去几分钟,江时就开始呻吟着扭动身子,惹得秦楚的火气也要上来了。

    江时颤抖着,被弃置在一边的乳头也高高硬起,不过被秦楚噬咬了几下,就大声喊着射了出来,一片白浊洒在江时的小腹上,莫名有些像沙拉。

    “这么快?”秦楚有些惊讶的看着江时,虽然刚刚江时的阴茎很是兴奋的不断抖动,秦楚也没想到自己一上嘴江时就射出来了。

    想到江时这么高的敏感度自己却不能上手,就恨得咬牙切齿。

    转了个念头,想到若是江时真的能喜欢自己,不是现在这样“假惺惺的”,而是真的爱上自己。是不是……也有可能就不会杀了自己。

    权势,金钱自己一点兴趣也没有,若是能让江时放心,自己可以交出一切。但……就怕江时是伪装的,交出去了他转脸就砍了自己。

    想不管江时未来的选择,还是要追人才行啊。

    不知道秦楚在想什么的江时,却是难受的要命。主角系统的迷情粉很是有效,就算发泄了一次,江时依然还是觉得浑身燥热,难以言喻。

    想到要追人,那就得讨对象的欢心。不能再像以前一样了。想着江时之前好似很厌恶女性的花穴的样子,自己暗自后悔了下,觉的自己之前就像是被驴踢了一样。居然头昏脑涨的调戏它。

    自我检讨了下,便端正了态度。自己喜欢的人是江时,他觉得自己是男性,自己又何苦为难江时。不管是男子还是双性,总归是江时就好。

    看着江时难受的样子,暗骂着马仲。心疼的亲亲江时的唇,一触即分。然后便是将江时身上散乱的衣服全都放置一旁。江时才舒心的长叹了声。

    秦楚试探的低下头去,看着江时张牙舞爪的阳具,轻轻的舔了下。尝到了悬在柱体顶端将落未落的透明黏腻液体,虽然咸腥,但是秦楚意外的并不反感。

    反而很是喜爱,便不再犹豫,张口含住了江时的龟头。

    “啊……好爽……”就算神志不清,江时也还是感觉到了无上的快感。

    秦楚含着圆球,尽心的服侍舔弄。像是不学自通一般,吸着腮帮子吸气再重重的吹回去。直惹得本来以硬汉自居的江时发出了无意识的呻吟,诱人的像恶魔的召唤。

    爱极了江时的反应,秦楚一只手揉搓着两个玉球,另一只手安抚无人问津的柱体,来回快速的滑动。触电般的快感让江时的腰部不断弹起,下身也不断顶动。已经在压制江时的秦楚还是被激的狠狠的咳嗽了几声。

    这下正好让江时更直接的感觉到口腔的吸附柔滑,喉头的紧致弹性,当即就疯狂了。不断地想要挺动腰身抽插,阳具也不断的颤动,正是又要射了。

    秦楚知晓却也不忍让他退出来,强耐着疼痛和不适放任江时动作。不过一两分钟,江时便是又射了出来,就算秦楚不断的吞咽,也还是有不少黏腻的白色液体顺着唇边滑落。乍一看,秦楚竟是有些可怜的样子。

    将江时的阳物拿出,自己才咳嗽起来,呛出了更多的白浊。

    苦笑着摇摇头,抬手简单的擦拭了下,看着疲惫的已经快睡着的江时,却是淡淡的笑了。“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经历了一番打斗,被下药,还发泄了两轮,早就迷迷糊糊的江时现在安心的睡着。半点不知替自己收拾衣物,清理身体,更不知其中被吃了多少豆腐。

    秦楚出了大殿,让宫人们在门外守着不许进去打扰之后,才离开。

    众人心里都像憋了火一样,虽然知道若是发现,一顿责罚是少不了的,却还是要八卦起来。

    为什么摄政王让所有人都出去,还呆了这么久才出来。想想这几个月皇上的言行动作,难道是得偿所愿了?

    就算在这深宫中,宫人们还是保持着乐观精神自娱自乐,其中不乏有动心于皇上和摄政王之间甜美的爱情故事的女孩子。

    皇宫没有女主人,甚至皇上连个宠幸的人都没有,宫女们除去被总管教训一顿,也不会有别的主子了。瞒着总管,许多女孩都特别喜欢皇上和摄政王这一对儿。太甜了。

    皇上从小被摄政王养大,爱上了自己的叔父,却被尊礼守法的摄政王拒绝。但皇上还是死缠烂打,一起吃饭,牵手,调戏王爷,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

    虽然还保持着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是心里已经在狂风暴雨般的呐喊了。啊啊啊这一对儿终于在一起了啊!

    不知道宫人们的小心思,秦楚却是在安排下属去找马仲之后,暗暗潜入宫中,在江时寝殿中当了一夜梁上君子。

    江时一觉睡到卯时才醒来。醒来后脑子里如过马灯一样闪过了自己放荡的画面。

    羞耻的捂住脸,一时间想吐槽的东西太多竟不知如何说起。

    初吻没了,靠。秦楚给自己口交了!昨天我都任人宰割了他都没下手!明明之前第一次见面就动手动脚的,现在居然没有、没有!他不喜欢我?讨厌到送到嘴上的肉都不吃?那他为什么亲我?啊啊啊!烦死了!

    想法如同弹幕一般在脑子里循环播放,自己都不知道他现在正骑着被子来回翻滚打转。像极了怀春不自知的少女。

    被木梁完美掩盖住默默窥屏了一夜的秦楚被江时萌的心肝乱颤,但是单看江时的动作,又不禁怀疑是不是江时想起来昨天的事情更讨厌自己了。

    就这样,明明互相喜欢的两个人一上一下都在怀疑对方真的那么讨厌自己吗。

    江时烦恼了一段时间,又自己恢复了元气。不知为何,总觉得自己明明遇事很是果断,就算有些困难也总能闯过去,可怎么就在秦楚这里卡住了呢。算算时间都有小半年了,怎么进展就这么慢呢。哎,继续努力吧。

    虽然丧丧的鼓励了一下自己,但昨天他都没下手这个念头牢牢占据着江时的脑海,使他忍不住还是有些灰心丧气,都不想传唤秦楚了。

    而整整一天,江时推脱掉早朝,去了御书房就奋笔疾书,发誓要彻底取缔摄政王,把他囚禁起来,这样就算他不喜欢自己,也只有自己了。

    而秦楚更是丧心病狂的蹲在梁上痴迷的看了一天江时工作的样子。半点没想起自己府中堆积的一大堆文书。

    虽说两人没觉得这天怎么了,但是宫女们脑补的停不下来了。整整一天,皇上和摄政王都没见面啊,这也太匪夷所思了。之间几个月,明明都要时时刻刻黏在一起的啊!皇上王爷你们怎么了!求求你们见面啊!不是昨天还和和美美吗怎么一点招呼都不打就冷战了!呜呜呜皇上明明昨天才终于赢得王爷的欢心,这么今天、今天就这样了呢。

    皇宫内从上到下气氛一片低迷,而罪魁祸首却依然在专心的做自己的工(偷)作(窥)。

    江时叫来暗卫两大首领未子和未七。询问暗中联络朝中大臣和武将的进度,得知一切顺利时,才安心一些。让两人去把侍郎吕郭和骁骑将军方正清秘密带来宫中,就又埋头伏案了。

    秦楚知晓小皇帝在对付自己,但亲眼见证时依旧心痛难忍。待到暗卫离开就慌不择路的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未子去了吕郭府中,未七则前往方正清那里,却是没想到未七扑了个空。在前往与未子会和时发现他正带着两人,被未子用暗卫专用的一套联络用语告之他到达吕郭府中,两人正一起用晚膳呢。看着未子八卦的眼神,未七觉得好笑,但碍于两位朝中大臣的面子,只默默的赶路。

    “臣叩见陛下。”两人虽疑惑,但也不能直言,便是静静等待江时回话。

    江时看着秦楚的心腹,“两位也知道,朕要为皇叔分忧,接过这江山社稷重担,还望二位能尽心扶持,保我大齐江山稳固。”这二人近来在尽心辅佐自己,江时知晓,但未来要做的,不仅仅是要顺着秦楚的意思帮助自己,更要帮助自己对付他才是。

    两人俱是惶恐说着言重,必是如此的官话。吕郭想的就稍多了些。

    “陛下,那王爷之后……”虽然不该问,但王爷的知遇之恩不能不报。

    “嗯?”江时疑惑的看了吕郭一眼,“朕以为以你们二人的情况应该知道朕的心意的。”

    两个听了此话,慌张的对了一眼,刚要解释,就被江时接过话。

    “朕对皇叔的感情就如你们二人一般,但朕却不能像两位爱卿一般幸运,皇叔他还没……”不想提着事,就换了个话题,“这事不要声张,之后朕还有一些打算。”囚禁摄政王!

    “是,臣知晓。”

    “行了,回去吧,怎么晚了,就不再耽误两位爱卿休息了。”江时揶揄的看着他们,吩咐让未子、未七送人回去,同时也给被迫分离许久的两位暗卫一天假期。

    江时暗自吐槽原主是个傻逼,未子未七两人好了那么久,原主居然一点也没看出来。原剧情里面也是为报原主而死,两人死时甚至都不在同一地点,哎。江时想想自己手下一个个的成双成对,自己还在追求秦楚,就心酸的要命。

    却是不知暗卫二人确实是早就在一起了,但那两位却还在朦朦胧胧呢,一朝被皇帝戳破。两人现在都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被未子坏心眼的都送到了吕府。

    “阿郭,刚刚陛下所言就是我的意思,我喜欢你。”两人站在院子里,吹着夜风,最终还是方正清忍不住说话了。

    “你……陛下也知我心意……”吕郭是个正正经经的文人,脸皮薄,现在已经算是红透了。

    “阿郭!”方正清惊喜的搂住吕郭,欢喜的看着红着脸低着头的人。

    待到两人亲亲密密的说完心里情谊,又想起自己的大媒人“皇帝陛下”。

    “正清,你说陛下对王爷也是……”吕郭顿了下,“我虽然有所耳闻,却没想到竟是真的。而且好像还是陛下一头热。”

    方正清把人抱好,“这可不一定,想想王爷的态度。”之后又添了句,“我之前喜欢你时,也以为自己是单相思呢。”

    “说的也是。说起来陛下真是慧眼如炬,居然看出来了。”

    “也许就是旁观者清吧。”

    却是不知江时这看着对他人的感情还挺心细如发,自己的却如乱麻一般。死活看不出来秦楚隐藏起来的深情和一切奇怪举动背后的爱意。这样看起来江时对自己的感情这方面还不够敏感啊。

    这边感念着陛下给自己放假的两个暗卫却也在背后八卦,嗯,主要是未子,未七就负责点头附和。

    “……明明在吕大人家里,却还装模作样的,两个人肯定有猫腻。”未子已经八卦的一路了。

    回到屋里关上房门,未七就用唇封住了喋喋不休的嘴。“娘子,有心思关心他人的家事,不如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说了多少次了!叫我大哥!”未子明明不比未七矮多少,但是一凑近了,这一点点的身高差就使得未子弱了一些似的。

    未七把人往床上拐,不能浪费陛下的一番好意啊。至于称谓,那都是小事。

    原来的暗卫都是以未作姓,数字作名。但原主嫌弃未一名字,就改为了未子。后来和未七好了之后,就一直被喊娘子。未子气的要死但也无可奈何。

    江时勤勤恳恳的做完一天工作,还接连被喂了两次狗粮,心累至极,早早睡下了。却是不知秦楚这边是凄凄惨惨。

    想到终有一日会被江时杀死,原来有多无所谓,现在就有多不甘心。收拾自己期期艾艾的情绪,想着就算死,也要先追人,追不上和原来一样,万一追上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