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顽 - 春药【三千蛋扩张女性尿道尿小穴喷潮】 反派玩坏了鬼畜(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6.春药【三千蛋扩张女性尿道尿小穴喷潮】

    这天,江时又开始例行公事,日常调戏摄政王。

    “阿楚,笑一个,朕就赏你做朕第一个妃子。”因着公事和有意避开,秦楚最近越来越一板一眼,不苟言笑。无奈的淡淡瞥他一眼,虽然心里受用至极,却还是克制着自己。

    “又胡说,宋老明天又要弹劾我了。”秦楚想着被宋老盯住的日子,三天一小弹,五天一大弹,可如果让江时就这样对待自己,就算让自己每天都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他也乐意。

    虽说秦楚心里还有着刺,相处越久越觉得江时怎么这么好,越是不愿意再让想自己这样的人玷污他一点,可江时是真的全方位无死角的撩他,没有一点刻意的感觉,在感慨江时演技和心性之强的时候再渐渐软化了态度。两人越来越亲近,若抛开言辞,单单看着两人,八成真的像是兄友弟恭的场面吧。

    “阿楚,不要这么死板嘛,”说着就揪着他的脸,想捏出一个笑来,“笑笑嘛,你笑起来特别好看。”

    “陛下别闹了。”不厌其烦的制住小皇帝的手,实在被闹的没脾气了,想着近日太平,加上自己,应该无碍,便道:“陛下,臣带你出宫玩好吗?”

    江时知道一些秦楚的顾虑,却没有他脑洞那么大,自以为和秦楚的关系可以水到渠成,却没想到,已经这么久了,秦楚还是死犟着。江时也有些泄气,疑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想到出宫两个人说不定可以有什么意外发展也说不定,就欣然同意了。

    看着江时高兴的样子,秦楚想着之前小皇帝都没有出宫几次,从小在深宫长大,明明是万人之上的皇帝,却总是没有自己的依仗。

    “臣会保护好陛下的。”

    “好了,别一口一个陛下了,出门在外,你就是我哥哥。”江时眼睛一转,想着终于可以改掉这破称谓了。

    “这不行,你是主子,臣是侍卫吧。”虽然秦楚心里没有贵贱之分,但是他必须让江时知道他是皇帝,自己不是和他平起平坐的,江时才是主子。

    为小皇帝的未来,秦楚也是操碎了心。

    繁华的街道上,小商贩吆喝着,店铺也极力邀请着每个过路的人,呈现出一片喜乐之景。

    秦楚和江时换了身不打眼的衣服,虽然依然有不少人看直了眼,但是碍于秦楚的冷气压,没人敢上前搭讪。

    江时本想和秦楚手牵着手好好逛逛着异世界,但是秦楚一反常态不让他拉手,想着照顾一下他的情绪和自己的子民们的三观,江时也没有强求。

    秦楚一边暗恨一边注意着江时的动向,见他挤入人群中,自己也忙跟上去,但是不知道前面是发生了什么,人群不断涌动。秦楚不想对平民用粗,便是被人流一点点推远了。

    想着看看热闹的江时才发现两人走散了,便看到人群中央有个女孩在卖身葬父。

    “……”江时难得的无语了下,这也太俗套了。就想转身出去,寻找秦楚。

    “宿主,别走,那旁边是主角。”833拼着违抗江时的命令也要出来,就是为了让江时提高警惕。

    “哦?他换脸了?”江时略略一扫,便看到马仲,但是因为身高样貌完全不同,要不是833怕是没人可以认出来。

    “主角系统帮他的。”833的级别比马仲的主角系统高了不少,轻易便知道了。

    “他来这干什么?”江时虽然如此想着,却也能猜出一二。

    马仲虽然秘密逃走了,但是他父亲和无数的小情人儿还在这儿呢。这次回来怕就是要提醒他们了。

    “宿主我不知道。”833很沮丧,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却一点用也没有。

    “行了,我知道了,找找秦楚。”

    “对……对不起,宿主。这个我也办不到。”833都快哭了。“反派级别比我高很多,我没办法……”

    “……知道了,别哭了。”江时看到马仲上前了,也来不及安慰833了,就敷衍过去了。

    马仲上前,不过几句话,便让本是很是伤心的女孩子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了,满腔爱意都给了马仲,若不是旁边人提醒了句,自家老父亲的尸体都要忘了。

    “唉,这么好看的女娃子来卖身葬父,还以为多孝顺呢,没想到啊……”身边一个大妈摇头叹息着。

    “怎么?大妈,这事儿不常见吗?”江时本就疑惑为何这么多人,现在见着这看着和善健谈的大妈便要问两句。

    大妈见是一个丰神俊朗的小伙子,又高又帅气。便是一股脑的都说个痛快。

    “呦。小伙子,不知道吧。咱大齐有个圣明的皇上和王爷,京城哪个人手上没两个闲钱啊。别说京城,就是咱这附近的也没几个穷到要卖身葬父的啊。看这女娃子长的好看,又可怜她,大家伙儿这不都是都想来瞅瞅嘛。谁想到哦,哎。”

    大妈很是善谈,江时再三道谢告辞才推让掉大妈想给自己说媒的好意。给秦楚留了些记号,再让833定位了马仲,便自己追了上去。

    “阁下有何指教?”马仲远远地便从主角系统知道有人跟踪自己。

    待看到江时的脸的时候,马仲明显怔住了一阵。是皇帝?

    “你要把那个小女孩儿留下来,价钱随你。”

    “不可能。”马仲本就看中了刚刚那个女孩子的脸,虽然不过十四五,还比较稚嫩。但明显能看出来长开了之后是个绝色美人。

    “为何?”想着要等秦楚过来还要一段时间,便尽力拖延时间。

    “呵呵,为何?自然是我已经付过钱了,她现在是我的人了。除此之外,”马仲淫邪的打量着江时,“美人你也很好看啊,要不要咱们……”

    江时不等他吐出什么脏污的字眼,便是一脚上去。小皇帝之前只是空有体格,但江时来的这段时间,像是一些他原来就有的记忆渐渐有了点印象。顺着记忆修了武技和一些吐息之法,虽说还算不上高手,但对付一个马仲是绰绰有余了。

    马仲的主角系统很是厉害的样子,虽然马仲没有武力值,但架不住他有个作弊器。不论江时如何打,马仲都一副不痛不痒的样子。

    江时心道若是主角系统如此厉害,是该要好好想想如何对付它了。

    直到后来与秦楚提及,交换情报后才发现。现在的主角系统已经退步很多了。在最开始秦楚手下暗一等人去捉拿马仲时,不仅仅是被躲开,一部分还会反弹到自己身上。渐渐地就变成了只有躲开,一切动作都作用不到马仲身上。到现在,便是可以作用到他身上了,只是不会造成任何影响罢了。

    那时,江时才知道主角系统应该也是随着马仲的力量而变化的。

    不过,抛去这些不谈。还是回到现在。

    “美人,不必耗费力气了,乖乖从了我吧。”上次马仲对小皇帝使用了迷心计没有用之后,他也知道想要单纯的靠言语是不可能使他屈服的了。现在也没想着用,露出来原本丑恶的嘴脸。

    “系统,用迷情粉。”马仲舔舔嘴,想着皇帝可以在自己身下呻吟承欢他就激动的不得了,更别提皇帝还有两个销魂窟了。

    “警告!警告!已欠一千积分!迷情粉售价三千积分,请问是否购买?”冰冷的机械音在马仲脑子里炸开。

    “闭嘴!烦死了,买!等我玩上了皇帝,多少积分没有?”马仲恶狠狠的说道。眼神如淬毒一般不知盯着何处。想到之前的惩罚他就恨不得把这个系统扒皮抽骨。

    江时对于这些一概不知,他只看出马仲在和什么东西吵架。声音都被马仲身上的金刚罩掩盖住了。

    江时知道武力对马仲无用,就一边装作用力捶打的样子,一边思考要怎么突破。但是渐渐地不知怎的,身体开始无力起来。

    他知道是马仲干的,却不敢展示出来。833这个没用的,看看对面的系统,自家这个除了侦查能力强点毫无可取之处了。

    江时一边暗骂着,一边担心若是833突然出来被对方针对了怎么办。

    833在系统空间里也无比焦急,知道自己出去也没有用。便是狠狠的甩甩头,发出了一条代码信息。

    不多时,江时就浑身无力,而且周边温度也不断升高。看着自己赊欠三千积分换的迷情粉有了效果,马仲激动的换下金刚罩,就要上前。

    却没想到本瘫软着靠在树上的江时一个健步便掐住了他的脖子。马仲心道幸亏系统及时给自己又套上了金刚罩,又暗自心疼五百积分又没了。早知道之前就不脱了。

    又等待了一段时间,看着江时像是完全失去意识了,才小心翼翼的靠近。

    “双性人,我倒是要好好看看值不值我这几千积分。”马仲色眯眯的想抱江时到自己的马车上。却没想到江时并不像他常抱的女人一般轻巧,差点没摔倒,堪堪扶住了江时背后的树才站稳。

    而这一场面被远远骑着马狂奔而来的秦楚看到就是马仲想要亲江时。当即红着眼,眼珠泛满红血丝,就是拿起刚刚从死士那拿的匕首狠狠一掷,重重的砸在马仲腰侧。

    虽然有着金刚罩,却也还是被强大的冲力带着翻滚了几圈趴在地上。从系统得知还可以赊欠的积分不足以对付摄政王的时候,狠命的逃走了。

    秦楚顾及不上他,心焦的抱着江时就翻身上马急速的往宫城回奔。

    之前江时还能勉强凝聚一点意识,防着马仲。现在靠在熟悉安心的怀抱里,江时瞬间就放松了。任由情欲将自己吞没。

    彩蛋內容:

    秦楚慢慢的将扩张的扩阴器拿了出来。没有放小,就让扩阴器直直的从阴道中旋转出来。因为扩张的太过,一些软肉也有着外翻的趋势。

    但秦楚细心的将其转回去,等到合适了再转出。这其中的快感对于江时来说简直不亚于一场刑罚。江时从不愿意喊出来到喊不出来也不过几分钟,却如经历了天堂到地狱再回到天堂的极限蹦极,只能勉强的发出一点嗬嗬的喘声。

    “宝宝,疼吗?”知道江时的身体很好,但还是会担心自己不经意间弄伤了他。

    “……不啊……继续……”江时只能断断续续的回着,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就是秦楚再小心,扩阴器也还是太大了,等到最后一点拔出来的时候,带出了一点红软的内壁,恹恹的搭在红肿的阴唇外,有些像是累极了无精打采的样子。

    待江时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和秦楚已经全裸着了,自己靠着池台刚刚好能看到秦楚高高抬起的阴茎。每次看到它,江时都会想到这根本不现实,完全不像人的阴茎。之前每次进入自己的时候都要疼的缓上一阵,但时间久了竟也习惯了,甚至觉得只有秦楚的大玩意儿才好玩,才够味儿。

    江时握着青筋四起的阴茎,以一只正常成年男性的手是握不住的,每次握着给秦楚撸管都要双手并用才行。江时轻轻揉搓着垂着的巨大阴囊,活像在用球锻炼手的老人时常握不住它们。

    “阿楚,我想吃。”江时看着粗大的阳物顶端偶尔才滑落的白浊液体,微微上弯的龟头,心里忍不住的骚动。话一说完,便是如舔棒棒糖一般从底部往上去,就像是在奖励自己一样慢慢舔玩着,在有液体出现的时候不断的嗦动,还坏心眼的用舌尖挖着马眼里面剩余的液体。

    秦楚按着江时的头却不敢用劲,明明是江时在伺候着自己的阳具,却像在折磨自己一样,他玩的开心,自己却没什么甜头,有的只是瘙动和不过瘾的舔弄。

    “宝宝,别玩了好不好?”秦楚一头的汗不停的滴落,打在水里溅起一点儿水花。

    “好吧,先饶了你。”江时看他实在辛苦,便大发慈悲的将自己的腿架在他的腰上。

    因着江时的恶趣味,秦楚没控制住猛地插进了被扩张的大开的小穴里。就听到江时大叫了声,就被遏制住了声音。

    知道江时不会有什么事,大开大合的动了起来。刚刚被塞进去的软肉有被带出带进,摩擦着秦楚阴茎和江时自己的穴口。

    慢慢的攻城略地,直到遇到了门户紧闭的子宫口,虽然被玩弄了许多次,但它依然坚守阵地,除非被攻打的溃不成军,否则一定会固守最后一块阵地。

    秦楚敲打着子宫口,从子宫口退出去,再重重的闯入,小穴里面的凸起的细小肉粒殷殷切切的挽留着它,却始终不为所动。

    “宝宝,你的小嘴在吸我。”知道江时喜欢这些荤话,秦楚就总是不厌其烦的逗他,每次看到江时种种不同的反应秦楚就心生欢喜。

    江时又羞又恨,恼怒的很。但因为被艹的太过舒畅,忍不住的哼叫。惹得秦楚凑过去吻了一下江时汗湿的脸颊,又啄了一下嘴角。

    因为刚刚的亲吻,让本来较着劲的江时不再干伤敌八十自损一千的事,放松下来,秦楚就以强硬的姿态攻占了子宫内每一寸领土。

    “宝宝还憋的住吗?我要开始了。”也没给江时反应的机会,就开始了冲刺,不断的撞击被肉囊隔开的膀胱。因为小穴和后穴仅有一层薄薄的肉璧,秦楚甚至能感觉到不断有水随着自己的动作在肠道内晃荡。让秦楚很爽的同时忍不住的想要欺负欺负他。

    “……啊……啊!不要顶,要……要尿了!”「公.Z.号豆丁酱.推.文」16▼15▼57江时之前虽说也被狠狠的玩过,但是这次前后都装着过量的液体还被恶意的挑逗玩弄,让江时有些挣扎起来。

    不过江时被串在秦楚的巨物上,没有秦楚的配合,江时只能是骑在上面颤抖着摇晃,根本拿不出来,更别提逃离了。

    “宝宝的小骚穴想要了?”秦楚故意误解江时的动作,用言语刺激着他。“宝宝今天要当个女孩子,不能从前面尿啊,要从这个小洞洞尿出来才行。”说着就抚弄着被撑得大开的花穴口前方不过针尖大小的尿穴。

    之前就说过,但是因为宠着江时一直没动手,江时自己虽然有些感兴趣,却还是不大高兴。正好趁着这次完成了,下次就有新花样可以玩了。漫不经心的揪着被玩弄的肿大的阴蒂,时不时的用两只手指夹住大如小孩阴茎的阴蒂来回滑动揉捏。

    江时本来是靠着池台,双腿夹着秦楚精瘦有力的腰,现在基本上就是坐在秦楚怀里。双腿无力的搭拉着,像是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两人交合的地方。使得江时将秦楚的阳物吞的更深,膀胱所受的压力也更大。

    “哥……哥哥……饶了我吧……真的要……尿、尿了……”

    秦楚听了此话,却是不减反增。快速的抽插使得江时的淫液不断被带出,溅得双腿之间一片泥泞湿滑。

    只听得江时的喘息喊叫声越来越大,秦楚知道江时快到了,更是稳扎稳打,狠狠的顶进去,像是要顶穿他一样。在一次剧烈的冲击时,秦楚一下子拔出了肛塞。只听江时悲鸣一声。然后就狠狠的夹住了自己的括约肌,因着前后同时发力。被锢的有些疼的秦楚感到了犹如无数个小豆豆紧紧摩擦着自己,快感如海水般上涌。

    但是秦楚还是要安抚住江时,如果长时间这样,江时怕是受不了。

    江时身后便是些许黑色药液落下,使得池水浑浊一片。不过只是片刻,又重新清澈起来。

    “宝宝,放松点,相信我。”不断吻着江时的额头,嘴角和耳垂,帮他转移注意力。江时勉力凝神看着秦楚,渐渐的松开了紧闭的穴口。

    淡黑色的药液潺潺流下,振起大片水花,发出了黏腻诱人的响声。与此同时,秦楚加速冲击着子宫深处,隔着肉璧重击膀胱。手也在不停地玩弄阴蒂和女性的尿穴。

    因着肠道内的水流下,膀胱也蠢蠢欲动,但被禁锢住了常用的出口,便不断冲击着紧闭的穴门。

    “呜……要……尿了!呜……”终于在秦楚的不懈努力下,江时从两人紧紧连接在一起的地方喷出了尿液,因为是第一次,尿的断断续续,惹得江时有些抽泣。前后如同喷泉一样,湿淋淋的洒在两人身上。

    因为灌的多,出口又窄,江时尿了很久很久,久到江时的眼睛红了,噙着泪。

    就在江时努力排清尿液时,秦楚突然转下了尿道栓,自己也感受着江时排尿时的紧致开始冲刺。在江时快要崩溃时,秦楚和他一起高潮着射出了浓浊的精液。

    江时紧紧的闭着腿,滚烫的精液不断冲击自己的子宫内壁,像是为自己打上了秦楚所有物的标签。就在江时失神的时候,感到又一股不同于精液的液体大量冲进自己的子宫。

    是秦楚的尿液!

    江时还红着眼,眼眶里的泪珠子还没完全掉落,就被轻吻舔走了。体验着秦楚的温柔,最终也只是恼羞成怒的捶了他的腹肌一下。

    “你怎么这么……”江时说不出来了。因为到现在了秦楚还没有尿完,刚刚瘪下去的肚皮又有了膨胀的趋势。“好没好啊?”

    明明被恶狠狠的瞪着,秦楚只觉得江时媚眼如丝,勾的自己的魂魄都丢了。但是不能再来了,应该让宝宝歇歇了。

    拿过一个暖玉做的的玉势,自己小心的退了出来,手疾眼快的塞住。

    “宝宝,咱们等等再拿掉好嘛。”秦楚知道江时就吃自己这套,装着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撒娇。

    就算知道他是故意的,看着大狗失魂落魄也不忍心。“就一会儿。”

    “嗯。”瞬间多云转晴。抱着人深深的吻了一通,开开心心的抱着江时去旁边换了个浴池,为江时清理了一番才作罢。

    “宝宝,舒不舒服?”躺在床上,怀里就是心爱的人,秦楚感觉自己就是人生赢家。

    “你说呢?”就算是江时,经历了一场这样的性爱也有些疲惫了,闭着眼用头靠着秦楚的脖颈。

    “要我说啊,那肯定是不舒服,你都不亲我就睡了。”秦楚知道江时累了,可是晚安吻不能少,这次是少一天,下次呢,说不定就是两天,四天,一星期……

    秦楚越想越害怕,凄凄凉凉的抱住江时不停的蹭。江时哭笑不得,只得抬头给他一个亲亲。

    秦楚指指左脸,江时现在乐意的很,亲了左边之后附赠了右边一个。

    “好了吧,傻子。”江时笑得无奈又开心。然后就被亲了一头一脸,尤其是耳垂被重点关照了。

    “嗯,睡吧。”搂好心上人,闭上眼,结束了美好的一天。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