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顽 - 哥哥【角色扮演 吸奶 强制排泄带回】 反派玩坏了鬼畜(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5.哥哥【角色扮演 吸奶 强制排泄带回】

    在用完午膳后,江时觉得有些困意,便打发了摄政王自己去小憩了。

    一顿午膳,江时没觉得怎样,但摄政王自己脑补的天人交战。一边想着说不定是江时真的不讨厌自己,想着逗个乐子;一边想着绝对是江时为了帝位委曲求全。

    看着江时不断示好和亲密,自己心里虽然逐渐软化。却更是坚定了小皇帝是在伪装,不然又何必做到如此份上呢。

    待到江时去了寝殿,秦楚便叫来春弦细细盘问了一遍。得知只是今天早上小皇帝突然变化,所以才通知主人。不禁想起自己本来没想太多,却不知怎的,竟来了皇帝寝殿,还擅闯浴室。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却也无法解释。

    只得认为是天意吧。

    趁着小皇帝休息,秦楚唤来了死士,让他秘密把吏部尚书马鲁的儿子马仲带回密室。自己去了御书房,召见了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侍郎吕郭和骁骑将军方正清。

    虽说自己提拔上来的人很多,但不死忠愚忠的也不过寥寥。其余之人,若是自己说了要退位把大权归还小皇帝,自己还有可能死,必然是要推翻小皇帝。若是下令制止,也难免有一两个心性刚急的人想对小皇帝暗下毒手。

    虽然不可能成功,但也要确保万无一失。

    对这少有的双商在线的下属,摄政王也没有含糊其辞。

    “不必本王细说,你们应该也知道皇上最近的动作。本王并不打算管,陛下想做什么就要做好什么,懂了?”

    吕郭和方正清相视一眼,虽然早就有所察觉摄政王近几年逐渐不理朝政,放权给皇上。但没有想到竟是到了放纵的地步。

    吕郭略一思考,竟有些神色恍惚,汗水从额头顺着脸颊滑落。却还是勉强上前一步问道:“王爷可知皇上手下也有不少能人异士,万一……”也不敢说下去了。

    “随他去,本王最近会逐渐召回别人,你们还是在这个位置上。记住,要尽心尽力侍奉皇上。”秦楚直视着吕郭的双眼,略有寒光。

    纵使刚刚没想到,听了这些的方正清却是站不住了。“王爷,臣知王爷志不在此,但不必……”

    却是被摄政王一挥衣袖打断了。“行了下去吧,本王自有主张。”

    不得已两人俱是行礼告退。行至门外,方正清红着眼:“阿郭,王爷是不是……是不是想寻……”

    吕郭安抚的拍着方正清的手臂,叹了口气。“正清,按着王爷的意思来吧。王爷的心意什么时候别人可以改变过。近几年你也看到了,王爷真的是心绪越发隐秘,若不是为了皇上,王爷早就有可能……”说着也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难道就这么算了,你看皇上私底下的动作,就应该知道皇上没打算留下王爷!”方正清越说越气,声音不断高昂起来。

    “小声点,这也是你我能谈论的?”吕郭掐了他一下,“王爷也难啊……既然王爷这么想,我们做臣子的也只有遵从了。日后好好辅佐皇上吧……”

    吕郭看看晴朗无云的天,暗叹着这天啊,就要变喽。

    再说这边摄政王处理着公事,已过两个时辰,而江时还没有过来。秦楚有些焦急,但也不想再擅入皇帝寝宫,惹得江时不快。

    按着之前的性子,秦楚早就去寝宫寻人了。但现在对待心爱的人,不自觉的有所收敛。

    想着江时可能被膀胱中的液体搞得浑身发软的时候,秦楚就有些坐不住了。因为江时也是初次接触,怕他难受的太过,也没敢怎么灌他。但这时间一久,万一出了个什么事……

    握紧刚刚从死士那里拿的活肌膏,想到江时身上的小红疹,就按捺不住的站起来,刚要前往寝殿,就听见细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皇叔久等了。”江时上午体力消耗太过,午睡抑制不住的想多睡一会儿,便是偷懒到现在。

    “多宝,把摄政王批好的奏折传下去吧。其他人也出去,不经传唤,不得进入。”江时坐在椅子上发号施令。

    秦楚有些痴迷的看着江时威严中带着慵懒的神气。待到众人都退下,便走近,手抚上了被遮盖的严严实实的小腹。

    “陛下挥退宫人,是想对臣做些见不得人的事吗?”感觉手下圆滚滚的手感极佳,便是忍不住的多捏几把。

    “是啊,皇叔不想逃吗?”一把拉住作怪的手,硬生生的把人往自己身边带。

    秦楚不知道江时想干什么,明明之前都见过对方的肉体了,但是却开始紧张起来。现在距离这么近,甚至还能感到江时的呼吸,秦楚的心跳骤乱,然后便是急速跳起来。

    “不会的,就是陛下赶我也要我死才行。”秦楚死死地盯着江时,面无表情的说着变态的话。

    “皇叔这么认真做什么。”虽是如此说着,江时却笑靥如花,觉得秦楚真的是长在自己心窝窝里,一举一动一字一句都能戳中自己。“你心跳好快啊,哥哥。”

    江时笑着朝秦楚耳朵靠近,犹如梦呓般轻声念着那两个字,还作死的吹了口气。

    秦楚只觉得浑身战栗,一句活也说不出,直愣愣的看着江时。

    “哥哥被母后养过一段时间吧,这么说来,皇叔这辈分可不大对呢。”江时狡黠的笑,“你说呢,哥哥?”

    “不……不是……我就是……”秦楚觉得兴奋极了,但想起皇后,不自觉的就想拒绝。

    “好了我知道。”江时不想听秦楚随便编出的瞎话,随口打断了他。

    你知道什么了,我怎么不知道。秦楚如此想着,觉得自己现在总是被江时牵着鼻子走,便是轻而易举的抱起江时,让他跨坐在自己大腿上。幸亏椅子够大,不然两人怕是要被拘的难受了。

    “陛下,这里还好吗?”一只手扶住江时后背防止他滑落,另只手就放肆多了,轻车熟路的探上乳肉。

    “都是你干的,你不知好不好?”江时觉得秦楚就是色胆包天还喜欢装糊涂,“哥哥帮我舔舔就更好了。”

    话音刚落,江时就觉得有东西在戳自己的屁股。心下了然,却也不提,不然之前的惩罚岂不是没了作用。

    秦楚无时无刻不想着要把这撩人的小东西绑起来按着办了,但是其自制力强大远非一般人所能比。就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淡定的为江时宽衣。因着姿势不方便动作,也没尽数脱完,就只解开了部分,露出胸前到下腹的白皙肌肤。

    “说陛下像女人可一点也没冤枉您,你这白嫩的乳肉哪个女人不羡慕,就是略小了些。”秦楚笑的奸诈。陛下您可是还有弱点在呢,之前那么嚣张,现在还能面不改色吗?

    手上也重重的揉捏着,攥着左乳只能抓到一点软肉。虽说小皇帝是双性之身,但因为原身自己厌恶至极,想要阳刚起来,更是加强训练。没有像秦楚一般完美的肌肉形状,却在一层薄薄的暄软的肌肤下也有着若隐若现的腹肌和胸肌。但这正是因为双性缘故,就算原主锻炼多年,身上还是如白玉般的细滑柔韧。

    也不给江时反应的机会,就如小孩吸奶一般重重的嗦了上去。因为温差倒是使得江时颤了一下。

    咬着不过半天就恢复原样的小小的乳头,秦楚也不像之前一样只顾自己喜好,有些讨好的舔玩着,只是时不时的轻咬一下。

    让江时觉得很不满足,恨不得让他重一点。但想到秦楚总是拿自己的双性身份打趣,就咬紧牙关,一声也不吭。

    伺候江时半天,却一点回应也得不到。让秦楚有些失望。但想着也不能逼得太紧,就放过了他。

    拿出药膏,均匀的涂抹在被绑的地方。许是药膏中有些消炎镇痛的成分,让江时觉得冰凉凉的。

    秦楚之见随着自己动作,江时不自觉的颤着乳肉,像是在极力邀请自己去把玩一样。秦楚觉得很是有意思,笑着捏了它两下。

    江时看到秦楚突然鬼畜的笑起来,觉得他有点变态,但是此时他也不敢惹秦楚,就把他做出什么更加丧心病狂的事。

    “陛下是不是还没有排泄?臣侍候陛下可好?”秦楚看着被黑色衣带束缚住的阳具就无比舒心。不管之后会怎样,现在小皇帝还是在自己手里呢。

    “准了。”江时稍抬下巴。骄矜的想让秦楚把他按住亲个痛苦。

    但如果真的这样做了,小皇帝怕不是要翻脸了。想想对方忍辱负重的接受自己的玩弄,还要被自己羞(亲)辱(吻),想来也要反抗到底,不顾忌敌我双方实力悬殊了。

    暗自叹着气,心酸无比的抱起江时进了里间。

    “陛下,这里没有恭桶,是否要传唤官房?”说是如此,就看他不唤内侍就抱江时入了内间也知他没安好心。

    江时知是知晓,更不用说自己这个模样怎么肯被内侍看见,没好气的道:“不必了,就烦请皇叔了。”

    又变回皇叔了,秦楚苦笑。

    “陛下上午用了这个茶壶,那现在还是用此物吧。”拿起之前折磨江时许久的细嘴茶壶。

    “你……”江时气的要命,却一时半会儿还真找不出什么办法来。不得已只好同意了。

    将江时的阳具细心的在手中安置好,免得碰到冰冷的茶壶,也防止溅出去。见江时久久放松不下来,一滴也没露出来,突发奇想就吹起了口哨。

    “你当朕是三岁孩子吗?朕自己可以……”话还没说完,就被捏住了龟头,猝不及防之下,竟是尿了出来。清脆的水声打落在壶里,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响声。

    秦楚忍住了笑声,若是因此惹恼了江时可就得不偿失了。

    虽是如此,但看着秦楚饱含笑意的双眼,江时气就不打一处来。自顾自的穿好衣物,去了外间批阅奏折了。

    秦楚勤勤恳恳的收拾好一切,保证宫人看不出来发生了什么才出去。还戴上了作案工具茶壶。

    江时一见秦楚拿着茶壶出来,也顾不得还在置气,“这要怎么办?”

    “臣自是要把陛下赏赐的圣物带回去供起来。”秦楚笑得眼睛弯的像个月牙,活脱脱一个狐狸样。

    “你敢!”江时觉得秦楚真的是太不要脸了,这种厚颜无耻的话也说得出口。

    “陛下看臣敢不敢。更何况这是圣上之物,还有谁敢检查不成。”虽然张扬至极,却也安抚住了江时,竟然头晕的想着此话有些道理。

    “那臣先告退了。”若不是江时上午搞得一出,秦楚平时在养心殿批完奏章,巳时便回王府了。两人之前也不过是在早朝见一面,之后全无交集。

    而今日摄政王突然搬到御书房与皇帝一起工作,早就惊呆了众人,而现在竟是呆到了戌时才离开。

    虽是不舍,但想到府中被死士带回的马仲,摄政王眼中就是寒气泛过。

    “嗯。”想到秦楚要回去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江时就是有火也发不出来了。走到秦楚身前,抬眼看着被上苍偏爱的俊美容颜,还有被包裹在衣物下的身躯,就心动的要亲亲抱抱搂搂摸摸。

    拉着秦楚的手,直直望着他的眼睛,“晚安,做个好梦。”

    坐上车辇,一路上不知是辇驾太过摇晃还是路途过于颠婆,秦楚只觉得自己像喝醉的一样晕晕沉沉的,不知在何方了。

    直到听见了死士首领的靠近才恢复正常。“人呢?”

    “回主子,马仲身边不知是何神通,但凡死士想要靠近就会被阻拦,而且每每遇到危机也会奇迹般的躲过。”这话说出来别说主子,就是自己,若没有亲眼所见,也不会相信。暗一顶着一头汗,硬着头皮回道。

    “嗯,知道了。先下去吧。”秦楚倒是没觉得暗一在骗自己。他本想着回府后可以好生回报一番马仲的“厚爱”,却没想到被他躲过了。马仲身上果然另有蹊跷。

    秦楚早就耳闻不少名门世族的千金小姐都爱上了第一才子马仲,甚至敢于违背父母之命,死活要嫁给他,就算是当妾也在所不惜。一个还好说,几个十几个都这样,便是有问题了。

    之前这事并不关自己事,也并未上心。现在也是时候去探探虚实了。

    而这边江时却是把主角抛之脑后了,就原主和主角的交集来说,也不过两次罢了。急着去寻主角也不过是无谓之举,倒不如交给反派摄政王。

    想着要大权当握之时,自己就把秦楚掳来可以肆意玩弄,江时就一阵兴奋。

    传唤让暗卫前来,交给未子一张名单,让他按着上面的指示行动。

    自己却是不断的修改武器规格和农商政事,以期在之后主角和反派打起来时,能增加一些胜算。

    略去不提,便是到了第二天。

    朝堂之上,满堂臣子俱是不敢出声,唯有一老人侃侃而谈。说的也正是昨日摄政王和皇帝牵手和衣带之事。

    本来只是对于秦楚对自己下手的事很不满,想用衣带证明一下自己的地位,让别人都看看到底谁才是主子。

    但万万没想到,这事竟是传上了朝堂,还被当众说了一番。

    现在发言的是辅佐三代的老太傅,就是摄政王平时也不跟他呛声。不过也是因为太傅爱惜羽毛,也不爱招惹是非。

    但是但凡涉及到礼仪准则上,宋老太doud酱po18群①龄妻4医弎7⑻4九  16ゥ15ゥ48  傅是逮谁骂谁,一个都别想逃。

    但现在挨训的是皇帝和摄政王,宋老也不敢说的太过露骨,对牵手的事轻拿轻放,便是各种旁敲侧击;但对于他的专业拿手好戏,就夸大其词了。

    “……皇家作为万民表率更要以身作则,礼仪制度不可违啊。摄政王虽然替陛下掌稳固天下之权,但也万万不可越钜佩戴皇帝之物啊,皇上。”

    以标准结束语告终,江时心道终于完了。就不轻不淡的回道:“这是朕的家事,尔等无须多言。”

    也不知秦楚心中如何翻腾,看宋老还有要说的趋势,便是极快的打断他,“还有别事要禀吗?”

    一位闲散王爷和几名大臣联合上奏说吏部尚书之子马仲欺辱自家女儿,要皇上给个决断。

    江时暗道主角光环也不是如此管用,单单迷惑女儿家算什么本事,要是联合了所有大臣们还能发生此事吗?

    虽说也有不少大臣已被收买了,但因为把女儿嫁给一个无权无势之人不够光荣,边想着等马仲考取功名之后再说。

    江时猜想主角光环还没到逆天的地步,所以一般心性坚定之人不易被蛊惑。

    “朕知道了,此事容后再议。”便是退朝离开了。

    在御书房,秦楚再次不请自来。

    “怎么?昨天没抓住?”想也知道,但还是要问问。

    “陛下怎知?马仲身上颇有蹊跷,臣打算夜探一次。”

    “不必了,他已经有反心了。也不必去抓,等其联合其他逆贼,一网打尽即可。”

    原来的剧情简直就是种马记,前期在疯狂收妹子,玩弄女人;中期一边和大boss摄政王打仗,一边收妹子,顺带还收了几个眉清目秀的小公子;后期就更毫无人性,在小皇帝死之后,种马突破了下限,不仅收柔弱书生,更是打上了肌肉美男的主意。其后宫乌泱泱一片都是各色美人。甚至于朝堂之上大部分臣子都是种马的床伴。

    作为整个剧情里面最大的boss,其戏份也不过寥寥,甚至于还不如某些受宠之人的肉戏来得多。当真是恬不知耻。

    江时想起来就气得要死,让人上前来,把手上东西交给秦楚。“这是新式武器和部分武器改造,你拿去秘密打造,交由你信任之人。”说着有些疲惫的向后靠在椅子上,“快打仗了啊。”

    “这……”秦楚粗略过了一遍眼,惊讶至极,“陛下这是您?”

    “别管这些了。过来。”江时不耐这些,困的厉害,想要人肉垫子。

    秦楚走上前,一把被搂住腰,稳住心神,坐在江时身边。看着他困的睁不开眼的样子,什么话也没说,就是轻轻把江时的头移向自己肩膀。

    待到江时醒来,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他不动声色的看着秦楚,只觉得心动的要命。

    秦楚还在细看那些武器构图,拆分了又装,全神贯注也没想到江时已经醒来了。

    “哥哥,你带我出去玩吧。”江时想着总不能每天在御书房里培养感情吧,也想带着秦楚多逛逛,免得他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

    惊讶于自己没察觉江时醒来,又被言语撩了一番,有些没回过神来。“陛下,现在臣可是有要事在身呢,”说着晃晃手中图纸,“今天就先在御花园可以吗?等臣安排好了就带陛下出宫。”想着之前马仲有极大的可能调戏过小皇帝,秦楚就怒不可遏。但转念一想,现在能搂着江时,主动让人带他出去玩的可是自己,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好吧。”江时说不上失望,刚刚也不过是突发奇想罢了。

    陪着小皇帝在御花园玩了许久之后,秦楚请辞。之后马不停蹄的安排下去了任务,既然江时说快打仗了,就要先做好准备。不管是真是假,马仲是一定要抓住。摄政王发狠的想。

    之后月余,摄政王都与江时保持着亲密关系但是并不动手动脚,就算江时上手他也只是接受,过火的时候就阻止江时的动作。

    江时每每气得要死,却总能被秦楚哄回来。也不知是他修身养性还是性功能丧失了,江时烦躁的想着。

    秦楚只是觉得江时越发迷人深不可测,朝堂之上也被制衡的极好,自己有时都自愧弗如。但江时好像还是害怕于自己的威信,总想着讨好诱骗自己,这让他心疼的同时,也忍不住留恋着段美好。

    他从之前就想着要狠狠的欺负他,可是想到江时不应该有自己这样的污点,便是狠着心规规矩矩的称着陛下,安安分分的为他做事。想着只要自己拒绝了,江时还是能干干净净的过他自己的人生。

    可想着这样想着,但面对心爱之人,怎么可能真的无情到不理他,规矩到保持臣子本分。看着江时撩自己,一边极力按捺着一边欢喜不已,又怎么可能拒绝。只有在江时在开车边缘试探的时候才能靠着一点点良心重新接过车把,开向幼儿园。

    在这期间,秦楚没听江时的话,还是不断的让人尝试去抓马仲,但是一无所获。甚至在后期马仲突然就消失不见了,这无疑让秦楚更加提高了警惕。

    还说江时这边,他早就知道以马仲的主角光环一场恶战是在所难免的。这些天除了不断地从秦楚那收回主权之外就是疯狂画图纸,将短期内可制作出来的杀伤力极强的武器都交给了秦楚,想着能少点伤亡就少点,最好能多些胜算。实在不行,就让秦楚逃了,跟着自己去过闲云野鹤的日子。

    他不知道的是,因着他这些天来在政事上的表现,许多犹豫不决要跟着一起反的大臣都安心下来,尽心尽力的辅佐现在的皇上。比之原剧情中近乎众叛亲离的小皇帝好了不知一星半点儿,同时马仲的实力也远不如原剧情了。

    而这些都要等到战争打响后,江时才知晓了。

    在马仲消失后,秦楚很是紧张了一段时间,江时有时都觉得秦楚过于小心了。但是许久没有半点动静,秦楚也渐渐放松下来,不再过于谨小慎微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