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顽 - 渐深【捆绑 毛笔 茶壶灌膀胱 憋尿】 反派玩坏了鬼畜(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4.渐深【捆绑 毛笔 茶壶灌膀胱 憋尿】

    4.渐深【继续脏话play 舌头 捆绑 狼毫毛笔 细嘴茶壶灌膀胱 憋尿+摄政王剧情 还有一点点甜甜相处肉 有千字蛋】

    江时不是很明白摄政王的操作,明明之前玩的好好地,现在怎的就开始羞辱人了呢?

    但也不得不说,江时虽然觉得秦楚这么说自己很羞耻,但也有些喜欢。在疑惑自己是怎么了的时候,江时闭紧嘴,一句话都不想说。

    秦楚却没有给江时太多的思考时间。

    “陛下,怎么不说话?您也想试试女人的滋味么?”秦楚眯眯眼,之间小皇帝因为自己身体并不想找女人,但是自己也不在意。可是从今天起,在招惹了他之后,若是还被自己发现他找了谁,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把小皇帝囚禁起来了。

    略微想想未来江时和别的女人一起翻云覆雨的样子,秦楚就恨不得宰了她。一想到自己死之后,江时有可能不仅找女人,还有可能找男人,他就想把小皇帝藏起来,这个国家爱谁要谁要。但是他不能。

    不说皇后的恩情无以回报,就看小皇帝之前暗暗想夺权的样子也知道,他想要杀了自己,掌控天下,却暂时还没有足够的实力。

    既然如此,就再给小皇帝一些助力吧。现在先和小皇帝玩玩,等自己走了,他想和谁在一起就和谁在一起。摄政王强压着心头火如此想着。

    “滚……”明明是很生气秦楚这么说,却不知为何在看到摄政王冒火又略有些心酸的眼神后,禁不住软了语气。

    “现在可不行,等臣伺候好了陛下,再走不迟。”说着把被江时淫水沾湿的食指舔了下,明明是咸咸的口感他竟觉着有些甜。自己怕不是有点疯癫了。

    江时却看着秦楚舔自己手指的样子看直了眼。美人就是美人,本来庸俗不堪入目的动作在秦楚做起来却很是赏心悦目,让江时有些心痒难耐。美色误国啊!古人诚不欺我。

    看着江时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陛下要不要先尝尝自己的味道?”伸手又沾湿了点,送到江时嘴边。

    “陛下这小穴,可比女人的妙多了,一说就流水,还甜甜的。不愧是陛下您。”秦楚调笑着“陛下也试试甜不甜?”

    江时回想着当时秦楚心酸的眼神和现在的笑颜,竟诡异的心软了下,含住了对方的手指。果不其然看到了惊讶的表情,得意之时还想做的更多一些。

    含着这根食指,用牙齿轻轻咬住,不让它逃脱。舌头不断地逗弄着,明明可以尝到自己淫水,却一点也不在意。只是红着脸肆意的玩着嘴中的手指。

    秦楚就看着江时含着自己手指,压着心头欲念,拼命告诫自己小皇帝还有自己的未来。

    却也忍不住留恋这一时的欢愉和亲密。

    秦楚不说话,他甚至不敢有一点动作,生怕惊动江时,坏了江时的一时冲动、头脑发热。直到江时玩腻了,吐出了手指,有点疑惑的看看秦楚,示意他该有下一步动作了。

    秦楚这才如大梦初醒般回过神。暗暗惋惜。

    他拿起剩下的麻绳,把它缠着胸脯走了两圈,只露出乳肉才算结束。

    麻绳是侍卫随便拿的,很是粗糙,但是因为是供宫里用的,质量倒是很好。江时只觉得麻绳上犹如长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刺,刮着自己的软肉。

    痒,但不疼。骚动的让人难受,只觉得百爪挠心,让人恨不得多抓两把,也好过这不得着调的挑逗。

    “痒,帮我。”江时惯是直言不讳。

    “哦?哪里痒?”秦楚一边给茶壶用酒精消毒,一边笑着看江时不耐的扭动。

    “……胸口。”明知道对方是在看自己笑话,却也反抗不了,甚至不想反抗。

    感觉到对方只是在自己胸口上抚了一把就离开了,江时恨不得咬他一口。痒的地方没碰到,现在没痒的地方如被下蛊了一样也开始发热瘙痒。

    看着对方翻来覆去的涮洗茶壶,有了严重的危机感。

    似乎是要用在自己身上?茶壶能干什么?

    像是为了给他解疑答惑一样,秦楚停了手,转而灌了满满一壶热水。也没用,就放在一边在江时面前彰显着存在感。

    秦楚拿起粗杆狼毫毛笔,用江时身下仅剩的淫液只打湿了一部分。秦楚有些疑惑,明明很敏感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快就没感觉了?

    却是不知江时也是如此,秦楚的手像是有魔力一般,摸到哪里火就烧到哪里。但是刚刚秦楚去对付茶壶时,江时就像被放进冰窖中迅速冷却了下来。

    而随着秦楚不经意间的触碰,身下的山泉又有了复发的迹象。

    秦楚本来是想着用湿了的狼毫毛笔,再加上自己温柔点,江时能好受些。但现在只湿了一部分,也只能凑合着用了,只不过江时要受点罪了。

    如此不怀好意的想着,将毛笔凑近了微微硬起来的阳具。

    从底部轻轻的扫上去,刚这一下,江时就受不了了,腰部剧烈的弹跳,要不是死死地控制住了自己,就要大声喊出来了。

    “舒服吗,别忍,喊出来吧,周围没有别人。”秦楚爱极了江时的反应,总想着要亲亲他,却没有这么做。

    秦楚给了他缓冲的时间,之后就没有手下留情了。不断地从底部扫到龟头,在龟头打转戳弄。因为狼毫质硬,还并未完全湿透,不时就有几根插入到马眼中,加上秦楚的转动,那几根毛简直竭尽所能的在里面耍弄。

    “……嗯……呜……住手啊……”江时剧烈的喘息,自己身体被绑住,现在被半搂在秦楚怀里,很难动作,只能求助向把这一切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罪魁祸首。

    秦楚摸了摸江时的头,看着对方涨红的脸,不断滴落的汗水。施虐心空前的膨胀。

    秦楚抚弄着对方红肿起来的乳尖,间或抓一把被禁锢的软肉。江时却顾不上刚刚给自己带来瘙痒的地方了,他现在只能感觉到自己的阳具快要被玩坏掉了。

    明明秦楚现在只在铃口打转,江时却觉得全根都在被蚂蚁噬咬,尤其是内部,更是像被钻进了千万只蚂蚁,在无比的瘙痒的同时带来强烈的快感。

    大张的铃口不断滴落前列腺液,打湿了原本还有些干燥的狼毫。让更多的狼毫侵入其中,一尝滋味,也让马眼不断的扩大,犹如恶性循环一般。

    在最后重重的扫了一下两个被刻意忽略的玉球后,秦楚将毛笔置于一边。

    还在江时被刚刚秦楚那一下搞得有些上头的时候,秦楚拿起细嘴茶壶,尝试着把壶口塞入马眼。

    因为江时身材高大,阳具也比常人的大上一圈,再加上刚刚被折磨的铃口大开,竟是一点点进去了。

    虽然半抱着一个强壮的男人,秦楚却并无半点不妥。但此时,他额头渗出了细细的汗。他专注的看着对方的阳具,身体控着对方不要动弹,生怕自己一个不慎就坏了江时的阳物。

    江时错过了拒绝的最好时机,只能任人动作,自己也只有配合,否则苦的依然是自己。

    一点点的入侵在江时感觉下就像是在刻意折磨自己,他能感觉到茶壶到底进入了多少,入侵到了哪里。

    像是过了万年,秦楚停了下来,却也不过插入了三四厘米罢了。甚至还不如一般女性的导尿管长度。

    但茶壶是玉做的,不像导尿管一样软,在尿道中很有存在感。尿道内壁紧紧贴着茶嘴严丝合缝,没有半点液体流出。

    将江时轻轻放缓,拿着茶壶的手慢慢抬高。江时只觉得一股暖流经阳具传到自己小腹。一开始并不十分难受,只是有些涨,甚至还不如茶壶的异物感更明显。

    但随着水流不断进入,江时觉得如无穷无尽般张大了自己的膀胱。他开始挣扎,却被秦楚轻易止住了动作。

    “别动,会伤到自己,还有一点。”秦楚爱怜的抚摸他的身体,稍微转移一下江时的注意力,让他不要太过难受。

    “不要了……好涨……装不下了啊……”

    在江时感觉自己快要爆炸时,水流停了下来。没有了水流的入侵,江时好过了一点。

    秦楚一手扶住了茶壶防止水流回流,另一只手拆下自己的衣带,在江时的阳具根部打了个结。然后小心的拿出壶嘴,一点点水顺着流了出来,后面的就被衣带挡在根部出不来了。

    江时已经涨得只能挺着鼓起的小腹喘息,秦楚看着他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恶趣味的在鼓鼓的肚皮上拍了拍。惹得江时颤着身子瞪他。仔细听来还有微微的水流晃荡声。

    松开江时手脚上的麻绳,为他搓揉手腕脚腕,防止血液不顺。却没有松开环绕着乳晕的绳子。像小女孩给娃娃打扮一样替江时穿好衣物,整理整齐。

    江时很是享受摄政王的伺候,但膀胱中充满的液体使他像个孕妇一样不停抚摸自己的肚子。江时也没有尘俗间对于性爱的概念,他对摄政王很是纵容,自己也喜欢这种新奇的感觉。并没有感觉刚刚秦楚做的一切有什么不对。

    秦楚知道自己有问题,抑制不住的想占有眼前的青年。他满心的阴暗思想只是实现了微不足道的一点就使小皇帝这么难受,让他唾弃自己的同时又想狠狠的玩坏他,省的他再去找别人。

    秦楚想着小皇帝刚刚配合的样子,已经为他找好了理由。江时惧怕自己,还没有大权在握,只能假意顺从自己,心里怕不是已经恨死了自己这样对待他。

    秦楚知道如果自己没有这样折腾他,而是给他带来一场痛痛快快的欢愉,也许未来小皇帝还有可能给自己一个痛快。但他不想,他只想让小皇帝痛苦羞耻,永远都能记得自己。

    江时却不知秦楚脑洞这么大,若是833在,甚至还能知道摄政王硬生生被自己的脑回路虐的低了三点幸福值。

    江时一开始只是觉的秦楚太符合自己的审美标准了,简直就是按着自己的喜好刻了一个模子,造成了秦楚的样子。明明相处不久,却觉得秦楚哪哪儿都顺心,不管是惹自己生气还是被自己欺负,都让江时觉得熟悉而且喜爱。忍不住就纵容着秦楚的动作。毕竟也没有伤到自己,他也不讨厌,还能让秦楚开心,何乐而不为呢。

    秦楚这边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就想着如何才能让小皇帝顺顺利利的接班,掌握大权。却是看到江时慢慢的站起来走了。

    秦楚觉得是小皇帝受不了自己了,甚至也没敢去追。毕竟他都觉得自己过分。江时受不了也是正常。只怕是再也没办法单独见小皇帝了吧。

    秦楚还在自怨自艾,垂着头活像刚刚被欺负的人是他一样。眼前却闯进了一只手,手上还拿着明黄色的衣带。

    秦楚惊讶的抬起头,就看见江时倨傲的看着他,有些不耐,疑惑着秦楚为什么还不接过去。

    看他还在发呆,就把衣带扔给他,自己却是踱步去了外间。

    秦楚拿着衣带,先是欣喜若狂,之后就冷静下来,苦笑了声。小皇帝还真的是忍辱负重,是个成大事的好苗子。

    出了外间,就看见小皇帝在伏案看奏章。秦楚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却是久久凝不了神。

    两个人就静静地呆着,直到江时看完了手上的奏章。

    其实江时早就看完了,但是按着原主的速度是远没有那么快的,就装作看奏章的样子把摄政王背景粗略看了一遍。

    秦楚本来是大褚的皇子,但母亲原本只是宫女,身份低微。母子二人在深宫中相依为命,但命运并没有放过他们。大褚被大齐打下十座城池,为保和平,大褚提出将一名皇子交由大齐教授知识,其实就是为质子。身为没有存在感又不被喜爱的皇子,秦楚被送到大齐。而他的母亲本就不好的身体,也因为儿子被作为质子一病不起,在深宫那个吃人的地方很快就香消玉殒了。

    而秦楚作为质子,在大齐身份及其尴尬,又因为不受宠,大家也都知道他八成是回不去了。就被宫女太监侮辱,欺压。但他抗住了,直到一年后大褚的使团来访,他才知道他母亲早就过世了。当夜就高烧不起,没有人管他的死活。却是当时的皇后因为想着让秦楚和使团见面派人去寻他,才知他已经病了两天了。

    皇后严惩了怠慢的宫人,从此把秦楚接过去养。因为皇后入宫十年也没有子嗣,但皇上坚决不纳妾娶妃,皇宫里除了秦楚竟是一个孩子都没有。在把秦楚接过去之后,皇后是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养,皇上虽不喜,但碍于皇后的面子,也不置可否。就在养了他三年之后,皇后有喜了。

    本以为不可能有子嗣的皇帝,想着在皇后三十五岁从皇亲国戚中挑一个抱过来从小养,却在皇后三十岁时得知此事,皇帝高兴极了。大赦天下,甚至要把秦楚送回去。皇后不愿,但却被皇帝说服了,秦楚没有话语权,心中感恩皇后却也知道没法反抗,就登上了回国的马车。

    还没过几日,大褚休养生息的缓过气来,就要攻打大齐。秦楚一路奔波流亡,却在中途就被带到阵前,以他的性命要挟大褚退兵。秦楚知道,这是大齐皇帝的意思,皇后刚刚怀孕,能以质子换来的和平为何不要。却是没想到他父皇根本不在意他的性命。本知道自己的生命不可能阻止这场战争,但为阻止战争而死也算是光荣。还对亲情抱有一丝幻想的他在父皇一箭射过来的时候终于死了心。

    本以为他就要死了,却被大将军带回去,告诫要假死,被偷偷送了出去。在江南的一个宅子里住下。秦楚想到了是皇后救了他,大将军是皇后的哥哥,敢在阵前让他违抗军令的除了皇后还能有谁。秦楚感念皇后之恩,却不打算一辈子只当一个小富商。

    他逃回去了,在深宫他苦心经营六年,干掉了一个个皇子,最终干掉了他的父皇。而此时大齐这边皇后已经去世,皇帝也即将撒手人寰。秦楚强军富国,本想着可以帮助小皇帝,却得知大齐气数已尽,在轮番接到皇后的哥哥大将军和皇后的父亲宰相被害,小皇帝的性命危在旦夕,秦楚就开始攻打大齐。

    在攻破后,却不伤一兵一卒,不残害百姓,把大褚权利交接后,自己当了大齐的摄政王。但小皇帝年幼,不能把持朝纲,自己就独断乾纲。本想着在小皇帝长大后还给他,但原主畏惧摄政王,并不信任这个自封的皇叔会还给自己权势。

    本就没有什么在意的摄政王也随他去,自己就处理部分奏折,但小皇帝怕他是在怀疑自己,并不敢展露自己。摄政王只得接手这些烂摊子。小皇帝心道果然如此,却暗自聚集朝臣和暗卫杀手,准备推翻摄政王。

    看着这些背景介绍,江时有些心疼秦楚。暗道原主是个蠢货,最后被种马逼得自尽也不足为奇了。

    “皇叔,我好涨,你帮我揉揉。”江时甩开了奏折,把头放在秦楚腿上。感到身下的肌肉从一瞬间的僵硬到逐渐放松,江时暗自笑了笑。心道秦楚没人疼,自己来疼他,这么好的人,居然没人爱。自己算是捡了个大便宜吗?

    想来833也没什么用,幸福值这东西是怎么评判的也不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幸福标准,以幸福值来标定,呵。江时心里不屑的摇摇头。

    本来自己就喜欢秦楚,既然如此,那就按着我自己来!

    给833发去一条信息:“以后我没叫你就不用出来了。”

    833暗自流泪:我怎么了,我啥也没干啊,怎么就被下驱逐令了呢?委屈,但不敢吱声。

    感受着秦楚细细的抚摸,江时想着要如何对待他时,秦楚在珍惜着这来之不易的时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知道这都是假象,但他还是心甘情愿。

    虽然不知道秦楚在想些什么,但是八成就是想自己隐退或者被杀罢了。自己是要夺权,但是在夺权后也不逼他也不杀他,秦楚应该就明白自己在想什么了吧。

    打着如是主意的江时,突然想起来种马主角。

    明明是主角,却被抛着脑后这么久才被想起来。种马这个时候已经见过小皇帝了,明明小皇帝长得器宇轩昂,却被种马得知有双性之身。惊奇之余竟想得到手玩弄一番,真真是在女人中手到擒来后,色欲熏心到胆大妄为了。

    “皇叔,你知道马仲吗?”本想着要避开或者自己干掉主角,这时却改变了主意。

    “知道,怎么?”秦楚看小皇帝没有动作,一只手不停的抚摸小腹,另一只手却暗地里想往上去。

    “他打我的主意,你帮我教训他。”江时直接把犹犹豫豫的猪蹄子放到自己胸前,“好痒,都怪你也不解开。”

    本来很生气的摄政王被这一顿操作搞得有点呆呆愣愣的。顺着江时的手揉上去,但还是很凶的说道:“怎么回事?”

    “没什么,还记得上次我跑出宫吗,回来很生气的那次,就是因为马仲觊觎朕的美貌。”江时不想说自己双性身被人得知了,就含糊过去了。

    “臣知道了。”本来气的要死的摄政王,突然想起来在小皇帝看来,自己也是在觊觎他的美貌啊。手下就是一顿,心虚的看了江时一眼,又看到因为躺下来衣服遮不住的鼓鼓的小腹,就不知该如何动作了。

    秦楚表现的也太明显了点,江时暗自好笑,现在知道心虚,玩我的时候就理直气壮。

    “痒,继续。”虽是没生气,但是江时也说不出来自己喜欢这些。只端着架子命令。

    秦楚有点感觉自己地位不保,但也不敢吱声。只好尽心尽力的伺候。

    他不满足于在衣服外面揉了,就顺着衣口滑了进去。本以为是能捏到小豆豆,手触到了却是一个尖尖硬硬的小突起。秦楚当时心下一凌,把江时扶了起来。江时因为膀胱骤然被挤压,只觉得差点就要尿出来了。

    无视掉江时恶狠狠的视线,秦楚快速的扒着江时的衣服。

    “怎么回事啊,我都这样了,你还想怎么玩?”江时捂住自己衣服,气的脸颊都鼓起来了。

    “不是,我是要把绳子解开,你身上……”秦楚焦急的解释却被打断了。

    “绳子解开你就更容易玩了?”江时也想解开绳子,但是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被玩了,乳尖现在还肿着呢。他就想怼秦楚。

    “不,我怀疑你对这个麻绳不耐受,快松开。”看着秦楚不像作假的样子江时松开了手。

    秦楚解开衣物就看到江时身上被绳子绑着的地方有着几个红红的小疙瘩。忙的松开麻绳,就心疼的摸着江时的皮肤。检查了一下,被绑过的手腕脚腕没有小红点才稍稍放下一点心。

    “都怪我,我去叫御医。”秦楚恨不得给自己两拳。但现在是江时的身体比较重要。

    “别,没事,应该就是被扎的。”江时哭笑不得。看着秦楚愧疚的眼,“帮我舔舔就好了。”

    回过神来,秦楚也觉的自己刚刚说的不妥。若是被御医看到了,小皇帝可就要成为别人眼中的禁脔了。

    闷不做声的低下头去,在江时身上来回舔舐。像是身前的肌肤比较娇嫩 ,小红点只是在身前,背后并没有。

    一直到自己身上都是亮晶晶的口水,江时被撩的都快忍不住了,秦楚才住了嘴。

    但是秦楚依旧还是低着头,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自己喜欢,可不能不顾江时的感受啊。

    江时看看失落的大狗狗,忍不住使劲捏捏秦楚的脸。本想着要揉头,但是看着被盘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江时只好退而求其次捏捏脸。

    “好了,不是你的错。现在也不痒了。别自责了啊。”江时看着秦楚落寞的双眼,就想哄他,想让他高兴一点。

    “陛下,我错了。你罚我吧。”江时一脸黑线。不是,这语气怎么有点不太对啊。

    “好,那就罚你不能自慰。”江时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小本本,开始记仇。又补充了句:“不准找别人。”虽然知道秦楚母胎solo,但是万一他开过荤就忍不住了呢。

    陛下,咱们有一说一,您是开过荤了,摄政王可还没有呢。

    “嗯。”秦楚就觉得江时加的这一句没有必要。但戴罪之身,秦楚不敢说什么。只坚定的点点头。

    等江时再一次换好衣裳时(您一上午换了三次,穿了四次,汗),都已经过了午膳的点了。但皇帝在意这个?

    “好了,宝贝咱们去用午膳。”江时早就想这么喊了。从看过秦楚的过去,江时就一直心疼他,总想着多疼疼他。现在正好趁着这个秦楚气弱的时候喊出来,心满意足。

    不说江时是怎么顺心,就秦楚听到江时这么喊他的时候,心头都在颤着。

    若是……若是真的……

    那该多好啊……

    秦楚被江时拉着出了门。看到在宫门外守候的侍卫和太监。“多宝,把午膳摆在寝宫。”江时跟着身边的大太监吩咐了声。

    多宝是个中等年纪的胖胖的太监。看着皇上和摄政王相携而去,多宝张张嘴,没敢说出来。虽然早上就听到了传闻,但是在没有亲眼见到的时候总是抱有一丝幻想。

    陛下,摄政王系的是您的衣带啊……

    两人也没有坐辇,就像散步一样牵着手去了寝宫。

    本想着在小皇帝身上系着衣带,宣告自己的主权。却没想到……摄政王心中欢喜之余也有些无语凝噎。

    这黑色衣裳配上明黄色衣带不要太显眼啊喂!

    跪着的宫人都忍不住想抬头看啊!

    陛下您这是要闹哪样啊!

    而江时真的不知道吗?

    收获了满满一路宫人的吐槽和注目礼之后,江时心情好得不得了。现在谁都知道摄政王是朕的人了。

    彩蛋內容:

    江时刚刚因为刺激而流的生理性泪水挂在眼眶中,使得本来很有气势的眼神杀像是在撒娇一样。

    也不多话,江时进入水中,带起一片涟漪。慢慢坐下就自己动手自给自足,丰衣足食。

    江时想着自己当时好像是打开了腿,也还原了。只不过当时无人欣赏,现在却是故意诱惑秦楚。

    虽然前后都憋着液体,但是时间久了,身体比之前适应多了,虽然还是很涨,但完全不影响活动,只是能随时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液体在动荡。

    江时撸动着自己的阳物,知道秦楚喜欢自己的声音。想着要好好折磨他一番,才能回报他对自己的一番好意呢。

    “阿楚……宝贝……你看这,它好痒啊……”江时另一只手拿着乳孔塞不停地在抽插。江时轻声哼着,秦楚只觉的有个小刷子在自己心头不断撩拨,却不给个痛快。

    渐渐地,因为只有一个手玩弄乳头,江时却的很不满,就放弃了这一领域,转战下身。

    因为被扩阴器打开了阴道,若细细看过去,还能看到隐隐约约藏起来的子宫口,但因为被扩张的太厉害,江时都不愿碰它。但就是这样,也能看到水流不断的涌进去又被断断续续的冲出来,把附近的池水都搞得黏腻起来。

    江时捏住自己的阴蒂,不过是被玩弄了几年,就再看不出当年青涩模样了。之前白白小小的,特别嫩,自己都不敢怎么玩儿。却是秦楚这个狼子野心的东西,把它搞成现在这幅模样。平日里,但凡有点空,就揪着玩。

    江时不用再像以前刻意的拨开阴唇,才能找到娇羞的蒂头。现在它犹如卖弄自己风情的青楼女子般,站在阴唇外,不断诱惑着秦楚过去玩。

    现在的阴蒂甚至都有些过于肥大了,乍一看不像是女人的阴蒂,倒像是短小的阴茎般突起。也是,秦楚在给江时口交时,含着阴蒂玩弄时就像在吸吮阳物,恨不得能吸出点什么水儿来。

    江时不过捏着它,就觉得一股电流流窜全身,让身下的水更显浑浊了些。

    待到江时捏住它,上下抚摸,掐弄,戳刺,转动……江时手上控制着轻重,没让自己沉溺在快感里。只是阴蒂敏感神经太多,再轻就江时的敏感度来说,铁人也要情动。

    江时忍不住在自己戳刺的时候轻喊着,“……啊……阿楚……干嘛离我那么远,过……过来啊……看看这都是你的……你的杰作……”

    秦楚早就疯了,现在江时还在不断的诱惑着自己,本来还想着让他自己泄出来一回,现在看来,怕是不可能了。秦楚也进入池中,抱住了江时。

    秦楚捏住稍有松动的尿道栓,往外拔了拔,然后猛地向里插去。只听江时一声闷哼,浑身一颤,竟是泄了阴精。

    “宝宝,每次你旱路走不通,就想着走水路,这还只能疏不能堵,”秦楚稍稍在畅阔无阻的阴道里抽插了两下,“你啊,就知道走捷径。”

    秦楚每每都囚禁了各处出口,单单留下阴道和女性细小的尿道,让江时发泄。却说成好像江时就偏爱它们似的,当真是强词夺理。不仅如此,秦楚总爱调笑江时双性身体两句,让江时面红耳赤的同时也感觉很喜欢。

    “宝宝,你这一肚子的药液要怎么办,就射在池中?”秦楚抠挖着被扩张完之后不过一两天就恢复如初的女性尿道,揉捏着圆鼓鼓的小肚子。

    本来的尿液加上后来的药,甚至还灌了肠,现在怕是很想排泄了。

    秦楚不怀好意的想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