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顽 - 走心【剧情+脏话play 调教开始】 反派玩坏了鬼畜(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3.走心【剧情+脏话play 调教开始】

    在内侍不断送上膳食的时候,江时看着摄政王,让摄政王有些疑惑,但其实就是江时失了神,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秦楚有些熟悉,是原主残留的感觉?不太像。

    秦楚这边却是一头雾水,只好打断了江时,“陛下,用膳吧。”

    江时回过神,也没有想起什么,只得向833要了一份更详尽的世界资料。

    虽说江时拥有原主的记忆,但是,对于这个世界背景和一些过去发生的是,原主也并不知道多少。

    究其原因,也正是因为身边之人。

    前皇后在生下孩子后,身体就一直不好。纵使先皇倾尽一国之力也没有找到让皇后好起来的办法。也正是因为先皇独爱皇后一人,在寻找解药时,消耗了很多国力物力人力,导致国库空虚。这也是摄政王能迅速拿下大齐的原因之一。

    小皇帝在被生下来后,虽然一直被父母宠爱,但是母后身体羸弱,父皇四处奔走,甚至有时带母后到各处求医。并没有得到很多关注。

    而在小皇帝不满五岁时,他母后就因扛不住寒冷的冬季而薨。至此他父皇就悲痛欲绝,身体每况愈下,不过两年,也驾崩了。

    小皇帝七岁登基,接手的便是一个风雨飘摇摇摇欲坠的国家。内有困政,外有强敌。而小皇帝虽跟着大儒学了几年帝皇之道,可毕竟还是个孩子。没有自己的势力和手段。仅仅依靠外戚勉强维持着与强臣、外敌的平衡。

    可小皇帝的外公早在先皇后在世时就已经身体不好了。在数次帮助小皇帝维持朝纲后,被暗杀死在自己的寝殿中。

    至此小皇帝身边再也没有一点助力了。本应该被褫夺的帝位却因敌国大褚的攻击而神奇的保留了下来。这年小皇帝九岁,而大褚皇帝也不过是十九。

    短短一年,因着内忧外患,大齐就被大褚打的溃败。在被攻破皇宫之际,小皇帝本要赴死,以告父母在天之灵。却被敌国皇帝所制止,养在了深宫之中。

    本以为要灭国的小皇帝,却怎么也没想到,敌国皇帝的骚操作。他放权给自己的亲信管理大褚,自己却做了大齐的摄政王。

    之后十年,摄政王虽算不上是殚精竭虑,却也确实算得上是勤勉。生生将风雨飘摇的大齐救活了回来。但却不知何故,之前本是摄政王一言堂的朝政有了慢慢向小皇帝靠拢的倾向。

    这一切,必然是有何缘故的。理由就在833发来的文包里,江时却不敢在摄政王面前接收查阅。

    之前敢于在春弦面前与833聊天,不过是因为春弦是个宫女,而且也是江时故意为之。不然怎么能这么快见到摄政王呢。

    只不过有一点超出了江时的预料,秦楚没有在外间等待。而是直接进了浴室,甚至大胆的欺侮了龙根。

    “皇叔,你试试这个?”江时没有用公筷就夹起了一个甜点,放进秦楚面前食盘中。恶意的笑了下。

    秦楚挑了下眉,有点心累。虽然自己和小皇帝都不喜甜点,但依着宫规却必须要有。这正方便了小皇帝一肚子坏水。

    还以为是要怎样,结果却是如此小打小闹的“惩罚”。摄政王却是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什么话都不想说的摄政王,举箸就吃了。过于甜腻的口感让他皱起眉头,艰难的咽了下去。余光看着小皇帝开心的笑容,竟有些发晕的想,这也算值了。

    大概是甜的发齁,脑子都不清楚了吧。秦楚只好暗自安慰自己。

    一顿饭就在江时不断的为难摄政王,摄政王“忍辱负重”的过程中结束了,江时甚至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

    恶趣味过了,江时想起来了正事。幸福度啊!怎么给忘了,刚刚若是好好的亲近一下,说不定都可涨点呢。江时有些懊悔。

    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小皇帝拿着白娟靠近了秦楚的嘴边,看着他有想躲的趋势,说了句:“皇叔不要动。”

    便是慢慢替他擦去了不小心沾上的糕点碎屑。

    秦楚却想这又是在搞什么名堂。

    别说摄政王了,旁边侍候的宫人简直万脸懵逼。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宫人都知道皇帝不爱与人同席,从来都是自己吃饭。甚至于不用身边宫人,只用眼前一点饭菜。今天这是怎么了,不仅与平素最少来往的摄政王共食,还替人夹饭,擦拭唇角。

    皇上,你醒醒!那是摄政王啊,不是您的妃子啊!是身边有个女人都没有的原因吧,一定是这样!

    江时起身,顺势拉住了摄政王的手,“皇叔,我们去御书房吧。”秦楚略一点头。

    便是出门同辇而去了。

    留下一地石化的众人。皇上他……他握了摄政王的手!!

    不提秦楚如何疑惑,且说江时这边。江时没有人情常识,想着亲人朋友该怎么做就做了,还在沾沾自喜自己做得好,特别自然,特别正常。也没有想到自己心里诡异的欣喜是怎么回事。

    而摄政王就有些感触了。小皇帝长大了,知道想要夺权了。可是也不用拿自己的身体和伪装感情来做这些吧。自己应该克制一点,免得小皇帝总想着要利用自己的身体行事。

    秦楚也不疑惑为什么之前放养了他十年也不关心,仅仅一朝自己竟为小皇帝着想这些。像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仿佛自己天生就该为他着想,自己已经求之不得很多年了。

    秦楚不说,江时就装作不知道的样子牵着对方的手走进了御书房。留下一路目瞪口呆的宫人。

    快到主座了,江时不得不松了手,两人同时暗自叹息了下。

    “陛下,这是臣已经批阅好的奏章,请陛下过目。这些是还没有批阅的重要文件,请陛下批阅,臣在此处理剩下的奏章。”秦楚很会利用下属资源,放权给他们相互制约,自己只改重要的。

    案上不过薄薄的三摞,中间的尤其少些。摄政王的略多一些。像是为了给江时练手而特意处理的。

    从原主的记忆里来看,摄政王近两年逐渐放手放权给小皇帝,原主只是被动的接受,并不敢明目张胆的去要去抢。不过自己去背地里聚集大臣,培养暗卫,想推翻摄政王。

    却是不知摄政王本意也是如此,等小皇帝长大了,自己就放手,他想杀了自己就杀吧。

    他从来对着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留恋,不过是在替恩人养儿子罢了。秦楚甚至有过一了百了的念头,不过却有什么在冥冥之中阻止了他。

    不过现在,摄政王却是心甘情愿死在小皇帝手中了。

    但在此之前,还要再调教调教小皇帝啊。

    江时拿起批完的的一摞,快速的过了一遍,并没有什么问题,便拿起了自己的一摞。江时眼睛转了下,不知想到了什么,便装作很苦恼的样子。

    他走近侧桌,因软凳不是很长,他紧紧地贴着摄政王,“皇叔,这是什么意思,我要怎么写啊?”

    感觉到小皇帝都快靠近自己怀里了,摄政王才慢条斯理的回搂着他,“皇上真不知?”

    “不知。”看着近在眼前的秦楚,江时总是想要去描摹一下对方的脸,还想着要揉捏着对方的肌肉。

    看着小皇帝眼里都快冒出火的欲念,摄政王笑笑,这是让自己死之前再“废物利用”一下?去满足小皇帝异于常人的身体?

    摄政王早就知晓小皇帝身体有异,所以才撤去了所以的人,只留一个春弦在皇帝寝宫中。而且因为先皇是个情种,所以小皇帝拒绝纳妃并没有遭到特别大的反弹。

    算起来原主很是厌恶自己的身体,除了洗澡,并没有碰过。如此说来,倒是除了江时自慰,便是摄政王刚刚的玩弄了。

    “不知?如此简单,竟不知吗?臣要罚您了。”想着江时所想的秦楚,给出了他认为江时想要的答案。

    江时吃了一鲸,难道正常的发展下去不应该是叔侄愉快的教学学习吗?怎么就罚了?

    “不必了,朕知道了。”说着江时便要坐起来。

    却被秦楚一把拽住,回到了秦楚怀中。刚刚撩拨了我,现在想走可不行。

    不是我说,摄政王被撩拨的点有点太低了吧。

    秦楚剥着江时的外裳,手伸了进去,精准的捏住了左边的小豆豆。刚刚被咬的发红发肿的乳头哪里经得起这样的力度,江时顿时就叫了起来。

    殿门外守卫一惊,刚要闯进殿去,便听见摄政王发话:“不必进来了,去找些麻绳放在殿外,然后就在宫门前守着。”侍卫应了便去了。

    江时听着摄政王说话,麻绳?不会是要抽自己吧?

    看出了江时眼中的疑问,秦楚回道:“放心,不会用麻绳打你的。”麻绳太糙了,不适合。看来自己应该备点东西了。摄政王若有所思的看了江时一眼。

    江时一阵恶寒,“你不能再玩了,再玩要废了。我错了,我刚刚骗你的,我会……【豆#丁#酱更新整理16u:15u:34】啊!”话没说完,就又被揪了一下乳尖尖。疼的江时不断倒吸凉气。

    秦楚把江时抱起来,放进了内殿。也不知哪来的怪力,抱着一米八的汉子还一声不喘。

    放人在床上后,把被子随手的扔到地上。在江时的配合下脱下了衣服,初秋的天气就算浑身赤裸也不寒冷。

    秦楚去门外拿了麻绳,又从外室拿了小儿手臂粗的毛笔和细嘴茶壶。让周围的一众暗卫死士都离开,才回到了内室。

    江时本来就很喜欢刚刚的性事,看着秦楚态度坚决,也就顺势配合了。不过秦楚出门一会而已,江时就不耐烦的抚着自己右乳,觉得右乳瘙痒难耐。

    看着江时自己玩弄自己的乳头,秦楚也很情动,有点上头,觉得这幅美景应该被画下来。摄政王想想江时并不喜欢自己,还很讨厌想杀了他,找他只是为了泄欲,顿时就犹如一盆冷水泼下,静心寡欲了。

    秦楚走上前去,用麻绳缚住江时的手臂,让他手臂背到身后和各自对应的脚踝用绳子连接起来。绳子留的不是很长,所以江时要努力下腰才能好受一些,这样光滑的胸脯就露出来了。

    江时胸前两点是截然不同的景色。被偏爱的左乳上青青紫紫,到处都是牙印,红肿的不像是一个男性的乳肉。而被刻意忽略的右乳除了刚刚被江时自己玩弄的稍红了些,与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

    摄政王走上前揪了下右乳,“是本王亏待你了,这就补偿你。”倒是和乳头说起来了,让本没有什么羞耻心的江时也不禁红了脸。

    “啊……你干嘛啊……”被突然弹中乳尖的江时嗔怪着。

    “陛下,臣教你如何快乐,好不好?”摄政王凑近了江时的耳朵,轻轻舔着他的耳垂。

    滑腻的水声就回荡在自己耳边,让江时有些痒,心中骚动不已。却不知如何作答,摄政王就当他是答应了。

    摄政王一边揪着右乳,不断地拉长,像是很是好奇它究竟可以多长,一边探进了江时紧闭的双腿之间。

    “陛下,为何你这有着女人的小穴?”秦楚用手指撑开两片贝肉般的阴唇,插进了一个紧致的小洞。

    因为初经人事,连容纳一个指头都很勉强。

    明明之前玩的很开的江时,在秦楚说完这句话之后,却僵硬着身子,红着脸,好似很羞愧似的。

    “你怎么……怎么敢这么说朕!”江时勉力维持着自己的气势,却不知自己红透了的脸早就出卖了他。

    秦楚看着江时青涩的反应,终于舒心的笑了。要不是知道小皇帝什么都没有经历过,按着之前他的表现还以为已经历尽千帆了。

    原来还是个纯情孩子,只不过不会羞耻于自己的生理反应,还很喜欢。但对于话语上的羞辱却很是敏感嘛。

    那之后的脏话调教也要跟上才行啊。秦楚眯着眼笑得像个狐狸。

    “怎么,陛下没见过女人,不知道她们有什么吗?”说着的同时秦楚感觉到了一股黏腻的热流触到了自己手指上。

    秦楚有些惊讶于江时的敏感度这么好的同时也很高兴,这代表着可以玩的更开了。

    “陛下,您这骚穴女人可比不了啊。”秦楚拿出了手指,在江时面前晃了晃。上面透明的液体不甘的往下滴落。

    江时涨红着脸,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彩蛋內容:

    在江时被液体扩容着膀胱动弹不得时,秦楚把江时的腿抬起来,摆成了M形。

    这使得江时本就鼓鼓囊囊的小腹更加被压缩。导尿管甚至逆流了一小段。

    不过因为重力,液体又重新回到了江时的膀胱中。害的他不断的深呼吸来调整自己的状态。

    但却不过几秒钟,秦楚就阻止了江时的喘息,他将一个硕大的口塞塞进了江时嘴里。因为太过巨大,让江时甚至有些呼吸困难。

    “宝宝,我很想听你叫床,但是现在,我要让你暂时感受一下窒息,好吗?”话虽如此,却没有给江时选择的权利。

    江时因为憋尿和窒息而泪眼朦胧。秦楚却没有放过他。

    他熟练的戳着右边的乳孔,直到它打开一条小缝,秦楚将乳孔塞旋转着塞了进去。为了让江时少受一会儿窒息的感觉,秦楚甚至都没有怎么玩弄,就饶了它。

    秦楚一只手将两片白嫩的阴唇分开,将扩阴器放了进去。不断的扩大,江时的小穴都被撑到发白还隐隐有着血丝了才住手。

    秦楚又拿来了一个装满了液体的羊皮袋,相比于挂着的那袋,这个都近于它的二倍大了。把导管操进了后穴,不断的抽查,直到撞上了前列腺才被打开开关,放进了满满一袋药液。

    这边江时都被刺激的哭了,秦楚还没有放过他。秦楚把尿道栓插进了铃口。

    直到这时,秦楚才觉得大致完成了。他拿下江时口中的口塞,命令着:“宝宝,你现在可以自慰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