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顽 - 尿道刺激 禁止射精 互撸 玩弄乳头 强制 反派玩坏了鬼畜(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2.见龙卸甲【尿道刺激禁止射精玩弄乳头】

    见龙卸甲【尿道刺激 禁止射精 互撸 玩弄乳头 强制】

    在巨大的宫殿中,环绕着微微水汽的浴池中掩盖着两个人影,一坐一卧,似是亲密至极。但在现场的两人均知事实并非如此。

    “陛下对臣不满意吗?”秦楚噙着笑意,慢慢摩梭了一下手中物件。

    “你……”江时在不停的喘息的时候,还坚持凝神盯着眼前之人。本想骂他一顿,但自己又不禁回想起刚刚的高潮,那是他有记忆的生命中第一次高潮,自是非比寻常。他回味着刚刚如潮水般汹涌的快感,默默忍下心中的三字真言。

    时间回溯到一个时辰前……

    “陛下这是干什么?不思朝政竟贪恋淫欲,在此自读。”秦楚虽手握着江时那根白净的阳具,却并没有半点为难之色。甚至于在说话之时还带着一贯的威仪和倨傲。

    江时刚想回话,却只觉得一阵刺痛和无上快感直冲脑海。竟是摄政王将自己的指甲插入了铃口半分。摄政王久居人上,行事作风俱是随心所欲。本该符合宫中礼仪规制的指甲——就如皇帝陛下的刚刚盖过指尖,四角俱是圆润——却是被刻意修剪成了尖状。倒像是特意为了能刺入铃口似的。

    这尖尖的指甲倒是符合摄政王的反派身份。不知怎的,这个念头在江时脑海中一闪而过。不过瞬间,江时就再也没有功夫去想这些了。

    指甲的主人似是没有察觉阳具的不适,居然不顾主人的死活,让指甲在铃口中细细的描摹了一圈。秦楚的指甲微过指尖几毫米,却强硬的将大半都插入进去。虽是如此,不知是否因为指尖触不到铃口细嫩的肉而嫉妒指甲,竟还是想往里前进。

    这面江时因为这小小的一圈而不住吸气之时,秦楚却是因为指尖没有触感,不知个中滋味而暗暗叹息。

    真想摸摸里面的软肉,不知会是何种软糯细腻,湿滑诱人呢。摄政王本静心养性了三十年的心不知为何在这一刻,变态了起来。

    听着江时的微微抽气的喘声,有点荡漾,想着如何再欺负他一点。本就随心的摄政王为了让自己和手中人更舒服一点,更是将自己心中所想变本加厉的做了出来。

    “倒是本王不周了,竟让陛下生气不回臣的话了。该罚。”秦楚说着该罚却将处罚的对象定为了江时。食指一边狠劲一插,手掌却一边紧紧握住。

    “艹!”江时被这一下搞得下腹一紧,脑中是快感和疼痛并存,阳具却因此更加挺翘却射不出来。

    “哦?臣却不知陛下还会骂人。”本就想着要折腾皇帝的摄政王更是找到理由借题发挥了。

    秦楚坐在池边的玉石上,右手伸在水中,衣袍袖口被打湿透了。想着现在小皇帝一时三刻应是射不出来,才施施然的松开手,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一件件脱下衣服。

    江时渐渐回过神来,先是想起来反派幸福度的问题,给833发去一条信息询问。却并没有收到回复,心下存疑。

    833在系统空间中看到信息,知道不回答肯定还要再找一番说辞。却是有苦难言,不敢吱声。只好暗自想着理由,以期逃脱江时的追问。

    稍一侧身,却看到摄政王正在脱衣。摄政王身材极好,体格瘦削,宽肩窄腰。看着薄薄的亵衣下预约可见的紧密肌肉,甚是喜爱音色美色的江时竟是看的心动不已。

    本是再正常不过的脱衣,在江时眼中却如美男肆意挥霍着自己的魅力,如雄兽展示自己的英姿以期虏获雌兽的喜爱与交配权似的。

    秦楚本就在池边摆弄了江时一场,袖口被水浸湿,甚至于亵衣的袖子也是如此。右臂上的锦衣紧紧贴着肌肉,过多的水渍随着摄政王的动作不断扩大,更有一些水珠不断甩动,打湿了衣裳。

    不知怎的,江时能清晰看到几米之外摄政王身上的一滴水滴不慎被甩到了那锁骨上,顺着纹路滑入蜜色肌肤和白色亵衣的隐秘处。在那水珠消失的一瞬间,江时控制不住的咽了口口水。

    秦楚看的清清楚楚,要不是因为要维持形象,简直要不能自已的笑出来了。

    本以为自己是不当人去欺侮一个孩子,却没想到对方也是个小色狼。

    江时看着秦楚一点点走进,本来远远欣赏的肉体乍一下放大。本来想阻止对方而站起来的身体一时却不知如何动作了。

    “怎么,看傻了,陛下?”秦楚真的忍不住了,噙着笑问道,“喜欢?”

    “嗯。过来。”江时在空白的空间过了不知多久,本就没有什么人伦道德了,仅有一些身体残喘的羞耻感和道德感而已。想做便做了,甚至不自觉的带了点命令的语气。

    秦楚眼光闪了下,小皇帝有点过于变化了,不过他很喜欢就是了。

    “是,陛下。”按着江时的命令顺从的走进。本想着就在外面隔着暖石,被小皇帝看看而已。却不从想被小皇帝拽着进了浴池。

    不想说些微臣不敢,微臣惶恐的酸话,就顺着小皇帝的手坐了下来,顺势还搂住了江时。

    “陛下这是做什么?”秦楚捏捏江时的耳垂。白白胖胖的,可爱极了,秦楚看着这比正常男人略大的耳垂,伸出了狼爪。

    虽然有点奇怪,但还挺舒服的,江时也就放任那只乱动的爪子没管。

    “怎么,朕要求的不行么?”想着秦楚打着自己不上朝的名义阻止自己射精,江时气就不打一处来。

    随着自己的心意摸上了小麦色的胸膛,如愿以偿的捏到了一手紧致的肌肉。江时满足的叹息了一声,想顺着领口往下摸去,却被抓住了手腕。

    秦楚用着刚好抓着江时手腕的手劲儿,语气不善的道:“陛下,你在做什么。”

    “做什么,你刚刚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江时笑了,明明就是还没有长成男人的脸却散发出了强烈的男性魅力。让秦楚一时看失了神,被江时挣脱了手。

    江时抬手打掉了自己耳垂上作怪的手,不让我摸,还想摸我,呵做梦。

    略显暴躁的撕开了秦楚亵衣的衣口,顺着摸了进去,满满的捏了一把对方饱满健硕的胸肌,甚是满意。还恶意的撩拨了一下对方蜜色的小豆豆,惊奇发现手感很好,一只手不断的捏着戳弄。另一只手不断的摩梭着致密的肌理,有着继续往下的趋势。

    秦楚这边却是被江时不得章法的撩拨搞得半是舒服,半是难受。本可以很舒服的 彡看泼28 278 ⑻5⑿0  16-15-20   °手法被江时弄的自己不上不下。有点好笑的同时心中还有一点暗喜,却不知缘由。

    “陛下,我帮你。”本来“享受”着皇帝服务的秦楚伸出手,一只手握住了阳具,一只手却直攻隐秘在两片嫩肉里面只露出来一点点小头的阴蒂。

    握着阳具的手,不轻不重的撸动着,手指在龟头上轻轻地打着旋儿,让江时恨不得握着他的手狠狠的撸几下,以缓解这要命的瘙痒。

    掐着阴蒂的手却是很过分,他不断地揉着小小的阴蒂根部,像是想要把这小小短短的一点儿搓成一个长条似的。时不时的还要用自己不是很锋利却尖尖的指甲刮弄着蒂头,如同蜜蜂取蜜一样汲取花蒂的营养,想要从这无孔可入的地方凿出一个洞来似的。

    就这样玩弄着小皇帝的身体,看似让江时痛苦不已的动作,却能从小皇帝阳具不断滴落的白浊看出来江时本身的舒服与欢愉。

    摄政王的身体突然剧烈的颤抖了下,正是被江时一把抓住了微微抬头的阳具。为了报答摄政王的“好意”,江时很是恶意的捏了一把。

    “互帮互助?”江时不怀好意的笑笑,明明还紧紧地握着对方的粗大,自己的弱点也被尽数掌控,却一点也不惧,张扬的笑容让秦楚神色一幌,却又不知该想起点什么。

    摄政王苦笑了下,互帮互助?怕不是自己帮完了,对方就要“恩将仇报”了。不过,虽是如此,却也想看着这人快活的样子。

    “好。”这般回答着,想的却是日子还长,现在先由着你好了。

    江时不慎在意的捏着对方健硕有力的胸肌,他只在意手感好不好,并不是很在意对方的快感,而握着阴茎的手也是随意的撸着,不过间或给它一点点甜头,捏一捏饱满的龟头。江时心里还快速的闪过一个念头:这么有弹性,手感真好,真想多玩一会儿。不过很快就被快感冲散了。

    为了自己少受一点罪,摄政王可谓是尽心竭力的伺候着小皇帝。不仅仅玩弄着对方的阳具和阴蒂,还舔上了自己觊觎已久的乳头。本就在刚进门的时候就瞄上了那两点殷红,却按捺着不动,直到将对方的快感都由自己给予时才下手。不得不说,摄政王是真的能忍,也是真的很有独占欲。连江时自慰都要管上一管。

    摄政王狠狠的舔咬着圆圆的乳晕,用自己的尖牙戳着乳孔,像是要把那个小的几乎看不见的孔扩大到能容得下尖牙似的。不知怎的,秦楚好像就偏爱左乳似的,将本是白皙的乳晕咬的斑斑牙印,不断的充血变的嫩红,乳头更是沁血了一样红的耀眼。而右乳却分不得一丁点宠爱,依然是白白嫩嫩的软肉中间一点殷红。若是硬要说有什么变化,那大概就是右乳在左边被极尽宠爱的时候,红了眼,硬挺着想要吸引一点注意力吧。

    加之不断动作的双手,江时说不出一点话来。江时的耳中只有自己巨大的喘息声。他没经历过,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叫出来才能让自己被揪起来的心好受一点.明明浑身上下都被快感充满,心却像被悬在半空,不断的随着对方的手而上下起伏。

    摄政王三管齐下,小皇帝被摆弄的神魂不思,别说替对方抚弄了,就是勉力抗拒自身的快感而导致的身体发软都做不到,只好随着摄政王的动作,因肌肉的记忆性而不时地回应一下。不过一刻钟,稚嫩的身体就剧烈的颤抖着要射出来。

    但摄政王又故技重施,在他要射的那一瞬间掐着根部,不让他射。因着在一刹那经历了从天堂坠落地狱的痛苦,江时甚至没能喊出一声,就接着又被带着飞起来。摄政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伐。

    如此反复四五次便是神仙也废了。最终摄政王大发慈悲,饶了江时,在最后一次冲击顶峰时没有阻止,还给他助力了一把,让他成功登顶。白浊高高的飞向空中,却是敌不过地心吸引最终如同泼墨一样洒在了水上。乍一看,竟还有些好看。

    江时若不是靠在秦楚怀里,早就要掉进水里再也起不来了。他露在水面的上半身尽是汗珠,如同刚从水中捞出来一样。满脸绯红,舒服与痛苦交织在一起,在这张还有点青涩的脸上生成了绝美的风景。江时的手无力的攥着秦楚湿透了的亵衣,像是拒绝这个给他带来痛苦的罪魁祸首,又像是要亲近这个给他无限欢愉的鬼畜男人。

    摄政王搂着江时,静静地看着他回复平稳的呼吸。心中却是有火一般催促着自己吃了他,让他成为自己的,独占他,但秦楚不愿意。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恐怖的念头源于何处,可他也不想追查。

    就像是浑浑噩噩的按着剧本过了三十年,一朝大梦初醒,心有迷茫,更多的却是欢喜与踏实。好像人生终于有了目标,有了光亮。

    不知过了多久,江时终于回过神来,便有了开篇一幕。

    虽说过程有些煎熬,但最后无上的快感让江时一时不知如何骂他。毕竟自己还快乐了,可对方却没有。

    算了,就罚他不能射好了。毕竟现在我也对他做不了什么,江时略有些心酸的想。

    “说好了互帮互助,你还要吗?”江时决心要在自己穿戴整齐的时候也强制他禁止射精一次。本打算的好好的,却不料对方竟是摇摇头起身了。

    秦楚一眼就看穿了江时的心思,心下好笑,更觉的江时可爱。起身走到外间换上了春弦备好的衣服。

    江时在浴室巡视了一圈,也看到了自己的备用衣裳。换着衣服,还在想着要如何让摄政王难受的时候,833上线了。

    833上线时,猝不及防看到了江时的中衣。忙的转身,心中快要哭晕过去。怎么自己都等了这么久了才出来,宿主还没有换好衣服。想到有可能被换掉的可能,生生的被吓得打了个哭嗝。

    江时清楚的听到了,却问起了:“刚刚怎么没回信息?”

    833控制自己的声音,但还是带着一丝颤音,尽力欢快的回道:“宿主,你也太容易被和谐了吧。我们系统很注重保护宿主隐私的,像这种和谐场面系统是禁止观看或是上线的。”

    “哦,原来如此。”江时嘴上说着心里却没信,不过也没有拆穿它,“反派幸福度报一下。”心里却在想念着秦楚的声音,要是833的声音换成秦楚的,那自己肯定能对它好很多。

    不知道江时在想什么的833若是知道了,肯定是要庆幸自己的机械音的,不然的话,若是江时喜爱自己,自己怕是命都要没了。

    “在宿主进入这个世界前,反派幸福度是30,刚刚再检测时,是45。宿主你好厉害啊,一下子增加了15呢。”833知道江时穿戴好了,就跳到了江时面前。

    “知道了。”江时想起秦楚的脸和声音,还有刚刚的快乐,又补充道:“若是到了一百除了能量还有什么吗?”

    “如果到了一百,可以使宿主得到这个世界的能量,还可以增加寿命,在各方面大幅度提高宿主的参数,还可以被这个世界认可,在全部结束后可以再回来度假哒。其实到一百很难的,不过我对宿主有信心哒。”

    当时没有认真听,也不在意,现在回想起来倒是有点感兴趣,“那爱人一说是怎么回事,若是一个世界结束了,这个世界的爱人怎么办?”

    “我们是在能力范围内最大限度的满足宿主的需求,在结束后,宿主是可以选择呆在这个世界里,还是去下个世界的。若是呆在这个世界里,就可以像常人一样生老病死。而且在一个世界结束后,系统也可以帮你保存这个世界的记忆,在宿主回到现实世界时再还给宿主。”

    “嗯。”江时想着这还挺人性化的,但是却没想到在这个世界死了之后再到下个世界,那爱人呢?本就没有心爱之人的江时自然没想到,他现在问及此事也不过是对秦楚有些兴趣罢了。

    江时把833拖到视野的余光处,把对方的亮度和透明度都调到了最低。然后就走出了浴室。

    833欲哭无泪,为什么自己怎么被宿主嫌弃啊。是我不配!

    出了浴室就看见秦楚卧在软榻上,看到江时穿戴整齐,一身明黄色本该显得皇帝无比威严的衣裳,在秦楚眼中却无比显嫩。可事实上,相比起一般的弱冠男子,江时绝对是算得上是高大威严了。一米八几的身高绝对撑得起这身衣服,秦楚这么想不过是不知道被什么迷昏了头罢了。

    “陛下你再不出来,我还以为你在里面又玩了一场呢。”秦楚看着被衣服包裹住的江时,垂涎着刚刚在自己怀中的裸体,调笑着。

    “不及皇叔您意志坚强。”江时却不慎在意,淡淡的回道。

    秦楚眼睛微眯,皇叔?这算是爽完就扔吗?“陛下过奖了,臣擅自为您传了膳,等陛下用完,臣伴您去御书房?”虽话是毕恭毕敬的,可秦楚还是卧在榻上没有起来的意思。

    “多谢皇叔,皇叔要一起用些吗?”怕不是没吃饭就来了,还装的人模狗样儿的。江时暗暗吐槽。

    “谢陛下,那臣就不客气了。”秦楚从榻上下来,等江时过来一并去用膳。

    江时却一直在吐槽他,不仅装逼,还不要脸,客气,你什么时候客气过?

    之前不是坐着卧着,就是距离比较远,现在站在一起了,江时才注意到对方一米九多的身高,把原本高大的他衬着都“娇小”了些。本对自己身材身高还算满意的江时顿时暗恨不已。

    到了餐桌前,江时坐在了主位,秦楚正走向对位的时候,被江时叫住了,“皇叔,坐这里吧。”

    秦楚挑了一下眉,小皇帝这是什么意思?亲近自己,获得自己的信任?然后呢?杀了我还是……

    彩蛋內容:

    江时本不想去浴室,他现在这个状态去浴室就是妥妥的被搞坏啊。

    但是架不住秦楚把他生拉硬拽的扛过去。江时没得办法,搞坏就搞坏吧,又不是没有干过,而且双方都很喜欢很快乐。(小宝贝你确定?)

    到了浴室,还是同样的位置,同样的人。但是情况已经截然不同了。

    “宝宝,来都来了,你看……”秦楚手里拿着导尿管,一头连接着小羊皮水袋,但是里面不是水,是特制的温和药剂。

    江时瞪着他,却退了一步,示意让他过来。

    江时躺在稍有弧度的暖石上,如同坐在躺椅上一样。秦楚看着江时被中衣包裹住的突出的圆滚滚的肚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走上前去重重的撸了一把,惹得江时不住的喘息。

    秦楚并不想解开江时的衣服,就顺着衣口滑了进去,握住半勃起的阳具,让它探出头来透透气。

    秦楚半跪下来,低头含住了它,因为阳具太大使得秦楚的脸都鼓了起来。江时很喜欢秦楚这个样子,鼓鼓的脸显得本来凌厉的气质更偏向于萌。看起来很是可爱。

    江时摁着秦楚的头,感受着湿软温热的口腔,灵活诡变的舌头。“阿楚……”江时情动的叫着他,秦楚知道会发生什么,却还是忍不住的抬眼看他。江时看着秦楚,猛地把他的头按向自己的胯,他知道秦楚不愿伤到他就一定会张大嘴,收好牙齿,然后就是江时喜欢的一幕,自己撞到他的喉头,因着窒息和疼痛,秦楚会不断的收缩喉咙,甚至于落下生理性泪水。

    看着秦楚盈满眼眶的泪水,江时放过了他,有些心疼的吻着他的眼睛。秦楚并不在意这点小痛,但他喜欢为他心疼的江时,所以每次都配合的落泪。只要能取悦江时,别说落泪,女装都可。(其实是我的私心hhh)

    安抚好了怀里的大狗狗,自己就变成了被觊觎的肉骨头。秦楚握住勃起的阳具,缓慢的往里塞入导尿管。本来应该在阳具疲软的时候最好塞,但是谁都没有选择这样……

    感受着不断扩张的尿道,江时不断的喊着:“阿楚……嗯……”

    已经碰到括约肌了,秦楚更小心了点,“宝宝,放松……”

    不必提江时也知道要放松了,但他在这时更喜欢秦楚把自己看的很脆弱,需要小心的对待的态度,自己是他的心尖尖,他又何尝不是呢。

    顺利的进入膀胱,里面充满的尿液顺着导管进入微透明的羊皮袋,将里面本来乌黑的液体冲淡了。

    “嗯……再往前一点,戳到膀胱内壁……啊……”江时说着。秦楚不喜欢这样,因为他认为自己都摸不到,却要让一根没有生命的管子去碰,他很不满。但是又没法拒绝江时,江时很喜欢被戳的感觉。导管是软头的,并不会伤害人体,但是很是刺激。

    江时被软管戳的浑身发颤,原本鼓鼓的小肚子也变平了。就在江时感受着膀胱内软管的滑动戳弄带来的强烈刺激时,秦楚将小羊皮袋竖立起来,挂在一旁的挂钩上。

    乌黑的药剂和近清的尿液混合而成的液体顺着导管全都流进了江时的膀胱,尤其是秦楚还不停的捏着羊皮袋,使得水流变的强烈起来打到内壁上,总能使江时的腰不由自主的往上跳起来。

    “阿楚……别……让我歇歇啊……啊!”江时求着饶,却只能更加激起男人的凌虐心。

    秦楚暂时放过了江时,让江时静静地感受着水流进膀胱,不断扩容的感觉。

    自己去拿回来了更多的东西。

    比如说口枷,乳孔塞,尿道栓,扩阴器,肛塞……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