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顽 - 陛下初知双性身自慰捏蒂禁射精 反派玩坏了鬼畜(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1.初识【陛下初知双性身自慰捏蒂禁射精】

    在白茫茫的一片中,江时随意的站着,看着有点瞌睡的感觉。

    不是江时太过疲懒,而是任谁在这一片荒芜的空间中呆了一段时间都会无聊到瞌睡。江时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已经多长时间了。

    空间中突然有了一阵波动,一只小光球出现在江时目前,上面跳跃着闪烁的符号。

    江是看着这个光球,身体虽是没有动作,但精神已经紧绷了起来。而他也暗中做好了进攻的准备。

    小光球在空中跳跃着来到江时目前,好像是个小孩子开心的蹦跳。但江时并不相信这个光球只是个孩子。

    宿主,你好呀。我是拯救反派系统833,很高兴见到你。”明明是冷冰冰的机器声音,却硬生生的被这糟糕的用词搞出来一点萌感。

    “你好,我是江时。”江时站直回道。

    “宿主我知道你啊,”光球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又跳了一下,“我们以后就是搭档啦嘿嘿。”

    “哦?你知道我?”江时有点好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除了江时这个名字,自己的记忆好像遗失了。而这小光球却说知道自己是谁,还一点避讳的样子都没有。也是,从交谈的这句话就知道,这光球好像没有什么智慧。

    自江时有意识起,除了这茫茫白雾什么也没见过,除了姓名什么也没有想起过,想到这里,江时有点自嘲的笑了笑。

    光球并不知道江时在腹诽它,但听到江时的话,之前闪烁的符号好像停顿了一下。它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停顿不过一闪而过,但一切都尽收江时眼中。看来有点意思,江时并不是很走心的想。

    “因为来这的时候,告诉了我宿主的名字,我来告诉你我们以后要干什么吧。”系统很紧张怕暴露了什么,就赶紧转移了话题。

    “好啊。”江时有点兴奋,这个系统说他的名字是被告诉的,却没有说是被谁告诉的,这个人是谁呢。在这里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个有意思的东西,可不能随意放过啊。

    “我们以后会进入很多世界,而这些世界里面会有主角反派,我们呢就是反派那一头的啦,我们要帮助反派摆脱原来的剧情,提高幸福度,走上人生巅峰哈哈。”833用这一口机械音说着这么欢快的话,让人有点难以忍受。

    “我为什么要帮反派,我有什么好处呢?还有你能不能换个声音?”江时有些音控,这字正腔圆的机械音虽然不难听,但用此配上833的用词却着实令人难受。

    “呜呜呜你嫌弃我。”丝毫没有音调起伏。

    “行了,你直接说正事吧。”江时有点暴躁。

    系统虽然还是有点伤心但还是继续了:“我们主要在帮助反派提高幸福度,因为反派都很可怜,而在帮他提高幸福度以后,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就可以获得能量,这些能量可以帮我们提高等级,也可以让你找到记忆,回到原来的世界。”

    自己的记忆和原世界吗?

    “幸福度?”至于系统所说的的反派很可怜,江时不置可否,说可怜谁不可怜呢。丝毫不知道以后会被疯狂打脸。

    “就是要让反派感到幸福,基本上让反派幸福度75就可以啦,但是如果更高的话可以获得更多的能量哦。”系统突然顿了一下,想起来了什么:“对了,根据快穿系统界的经验,宿主你说不定可以遇上自己的爱人哦。”

    爱人?江时不置可否。 “我知道了。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就可以哦,那我开始了。”

    江时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觉得眼前一花,脑袋有点发晕。江时只觉得自己轻飘飘的,身旁的空间也逐渐暗了下去。

    侍女悄无声息的走进来,打开幔帐,让初升的阳光透过薄薄的纱帘洒在床上人的身上,如同给他铺上一层金光。

    “陛下,”  16∴15∴10  逗丁酱1灵⒎驷依叁砌扒寺灸 の侍女跪在地上,“该起了。”

    青年睁开眼睛,随着侍女服侍的动作穿衣,自己却在脑中和空中闪烁的系统面板聊天。

    “这就是第一个世界吗?”江时看似随意的打量了一下四周。“有点意思,明明是个皇帝,却只有一个大宫女。”

    “宿主,我现在把背景发给你呀。”系统心虚,急于讨好自家宿主。

    “发吧。”呵,还当自己没发现呢,小傻瓜。

    江时闭了闭眼,在脑中给系统设置好了背景板模式之后,接收了系统发来的文件包。

    这个世界类似于古代,原身也叫江时,是个被架空了的皇帝,而架空他的正是反派摄政王秦楚。但是,在这个世界,江时并不是主角,甚至连男配也算不上。

    这个世界的男主马仲是穿越而来,因气运加身,加之心性使然,身旁总是环绕着各式各样的美女,俗称种马。而这种马男主在众多美女和炮灰小弟的帮助下,最终登上了皇座。

    而这种马想当皇帝的原因竟在“江时”身上。不知是何原因让马仲对皇帝感了兴趣,马仲贪恋美色,居然想着要和皇帝一度春风。“江时”自是不肯,却因手中半点权势也无而无法处置马仲。“江时”不想招惹祸端,便回宫隐秘起来,再不出宫。

    可这马仲却像是仍不死心,便聚集身边的女人、小弟密谋反叛。而大齐这泱泱大国的全部权势全都聚集在摄政王之手。马仲便一边淫欢作乐一边对付摄政王。

    男主光环如此锃光瓦亮,别说摄政王,就算是天上的太阳也要被臊的落下去。

    马仲如愿以偿打败摄政王,攻破宫门进入殿内。发现“江时”正坐于龙椅之上,马仲喜不自禁走上前去,想将皇帝缆于怀中,没想到“江时”竟顺势而动,毫不反抗。

    就在马仲以为皇帝是屈服于自己时,就听得身旁小弟一声高呼,然后便是腹中一痛。他低头一看,是一把匕首擦于腹部,接着就身体麻木晕厥过去。

    “江时”推开马仲,将他踢开,自己正坐于龙椅之上。身边侍卫刚要上前擒住他,“江时”微微一笑,在侍卫愣神时,吻颈自尽。

    而马仲在主角光环的照耀下恢复好了身体,由着女人们安抚自家老爹,顺利登上皇位,和众多女人过上了幸福淫乐的一生。

    江时看着文包中剧情梗概,微微无语。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身为反派拯救系统,居然对反派的剧情一带而过,反而对着主角的种马事迹大加嘲讽。不用多思考也知道这是833整理的。

    “宿主,更详细的文包已经给你传递过去了,请问是否现在阅读?”

    ……想到833让人一言难尽的剧情背景,“春弦还等着呢,我之后再看。”

    侍女春弦服侍好皇帝穿衣后,江时就一直闭着眼,也不说话。春弦不知缘由,只好跪着等待。但时间一长,春弦便觉得甚是怪异,微微抬眼一看,心猛地一跳。正是江时微微勾着唇直直地盯着她。

    春弦眼神略一躲闪,瞬间反应过来低头跪好。刚要请罪,就听见江时开口。

    “下去吧。”江时看着春弦躬着身子出去,关好殿门。似是想起了什么,微微笑了笑,眼中流光也跟着闪烁。

    “833,咱们该来算算账了。”江时一边说一边一边脱下刚刚穿上的外袍,光着脚走进浴室。

    “什……什么呀?”系统上的光芒像飞一般的转动起来,但833自己却并不知情。

    江时脱了中衣,顺手扔在了地上,赤条条的走进水中。坐在浴池中的暖石上,毫不在意的大张着双腿,让腿中无限风景对着一个滴溜溜的光球。

    江时身子微微往水中一沉,将一双大长腿又打开了些。右手慢慢的伸向私密处,却是绕过了白生生的阴茎,往下去了。直直的按在一处缝隙中,因着不熟悉,手指竟被插进去了一点,似是戳在了一个极小的洞上。江时想了想,这大概就是尿道了吧。

    江时不知的是,这一番他特意做出来的好风景没有一个人可以欣赏的到。他以为光球就是一团不知名的东西,没有前后之分。其实不然,它是有眼睛的,只不过被光包着,他人不知便是了。

    而这团东西似是畏惧极了,把身子转了过去。捂住了眼睛,心中默念:“我什么都没看到,相信我,我没看到……”

    “833,最后一次机会,这是怎么回事?”833听在耳中,只觉的犹如恶魔召唤。但它心知肚明,这一关必须得过。

    换上严肃的机械音,833一点也不敢造次:“宿主,这是经过多方考察选定的最适合宿主拯救反派的肉身。”

    “哦?用这个拯救拯救反派?”江时觉得好笑又新奇,又戳了戳。却刚好碰到了隐藏在细缝中隐藏的花蒂,一阵酥麻传过全身,江时觉的有意思,自己开始琢磨起来。

    听到江时问话的833不敢吱声,心惊胆战。渐渐却听到越来越大的水声,顿时松了一口气。看来是宿主开玩笑的。它却不知是江时存心发它一马,不然怎么可能会沉迷玩弄自己忘记回话呢。想着宿主现在用不到自己,833便隐身回系统空间了。

    江时看着833消失,眯了眯眼。随即又捏住了花蒂,江时喘叫了一声。却觉的不够过瘾,用自己圆滑的食指指甲划弄花蒂头,大拇指和中指捏着阴蒂向外拽着。这只手伺候着小花蒂,快感渐渐蔓延全身。前头白白嫩嫩的阴茎也慢慢抬头。

    虽说江时是具双性身体,但这身高,阳具均是不小。相较而言,比之正常男人的还要大上不少。因双性之故,原主也从未手淫,阴茎白净的很是可爱。但在它抬头之后,环绕着青筋,可爱之余又让人觉得富有攻击性。而只有那花穴小巧玲珑,煞是惹人怜爱。

    花蒂有了磨人的快感,但阳具还无人问津。本是想环着阳具的左手,因脑内想着戳弄阴蒂头的快感,神来之笔似的用指甲尖按住了铃口。这一下让江时宛如触电一般浑身抖了起来。

    想射!

    右手捏着阴蒂更加用力,食指也不住的加大力道,滑动蒂头,让原本小小白白的一点变的又红又肿。左手更是上下环动,食指不断戳刺铃口,宛如冲刺的战士。

    一阵阵快感涌上全身,仿佛就要抓住九天玄鸟的翅膀,登上那天空之巅。在江时闭上眼,即将登顶之时,一只冰凉的手狠狠的握住了江时的阴茎。

    “啊……痛放手啊……”江时被突如其来的手打断了高潮,甚至还被捏住了命根子,心中苦闷烦躁不言而喻,但这只手竟变本加厉的握紧,江时从一开始的痛呼到不住的喘息不过几秒钟。因为剧痛江时本来迷蒙的眼渐渐凝实,对上了一双冷漠带着嘲讽的眸子。

    是摄政王秦楚。

    是了,除了他,还有谁能直接传入内宫,还胆敢打断陛下的高潮,甚至于此时还捏着陛下的命根子。

    “放开。”江时一说话,秦楚就又加重了几分力气,疼的江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在江时看不见的地方,摄政王的眼中兴趣渐浓。手上有了别的动作。

    彩蛋內容:

    在一起N年之后,秦楚想起了自家宝贝儿曾经的青涩,心中一荡。

    “宝宝,你还记得你之前自慰的时候被我抓到吗?”秦楚一边拉扯着江时的乳环一边揉着翘滚滚的屁股,时不时还戳两下鼓鼓的小肚子。

    江时瞪着他,不说还好,一说就想起来了当时秦楚的恶趣味。扔开肚子上的手,每次都是被他一下子戳漏尿的。

    “你还好意思说?”江时再次挥掉捣乱的手,恶狠狠的撇了他一眼。

    秦楚被这一眼看的直冒火,身下也渐渐有了动静。“宝宝,要不我们再来重温一次?”

    江时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有点兴奋,“行啊。不过我不想去浴室了,就在床上吧。”

    江时从秦楚怀里起来刚想坐好就被一把扛起来。“我艹,你干嘛呢!”江时被顶的差点没憋住,恶从心起狠狠给了秦楚背部一拳头。

    秦楚本来走的好好地,突然来这么一下子,差点一个踉跄。

    秦楚心说:我还不知道你,不就是怕在浴池中尿了么,我偏要带你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