艹顽 - 当着老师的面抠花穴,没取出按摩棒反而把自己玩坏,用花穴水喷了对方一脸,弄脏洁癖真的很好玩 人渣总攻翻车记(双性总受)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07当着老师的面抠花穴,没取出按摩棒反而把自己玩坏,用花穴水喷了对方一脸,弄脏洁癖真的很好玩

    系统摆明了是要傅译在这四位后宫中做出一个选择,傅译没用多大功夫就偏向了其中一个名字。

    小霸王孙远新是第一个被排除在外的,这家伙就是个熊孩子,以前就处处针对自己,这要是把现成的把柄送到他手里不是找死吗?

    至于校医裴洛,更是不可能。他虽然看起来温柔斯文,可傅译现在对他还有些忌惮。

    而睡过一次的学生会长大少爷钟然看起来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他们两现在闹翻了,还不知道钟然是什么情况,傅译也不想选他。

    “喂,你真的没事吧……”孙远新皱着眉有些烦躁地问傅译,他不是一个团结友爱同学的性子,但是傅译这个表现却很有可能会让班主任误会自己,也不知道傅译是不是故意的。

    班主任苏逸尘也从讲台上走下来,一直走到傅译旁边,问道:“哪里不舒服?”

    傅译从阵阵快感中回过神来,伸出手抓住苏逸尘衣角,小声道:“老师……我……我想……呜……去你……办公室…呃嗯……”

    苏逸尘身体一僵,他不喜欢和别人有太近距离的身体接触,但是现在傅译都这么难受了,他也不好拒绝。

    “不去医务室?”

    傅译摇头,极力抗拒。

    苏逸尘这才转头对旁边的孙远新道:“你扶一下他,我们先去我办公室。”

    孙远新看了傅译一眼,直接就把傅译公主抱了起来。

    傅译都快被孙远新这一手惊呆了,虽然他腿软的走不动路,可是他并不想被自己的小受公主抱好吗?

    孙远新显然没打算顾忌傅译的看法,不满地嘀咕了一声:“你怎么这么轻?比女生还轻。”

    说着,还偷偷打量起了傅译。

    傅译身体僵硬地被孙远新抱在怀里,少年血气旺盛,像个烫手的小火炉,体温隔着两层衣物也能感觉得到。唯一称得上优点的就是他挺稳的,抱着傅译一点都不晃。

    听见耳边细小的嗡鸣声,他歪了歪头,感觉到手上的身体有些过于僵硬。

    “你手机响了?”他还有心情跟傅译搭话,学校是不准带手机的,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学生一定要藏也没办法。

    傅译微微躬身,弯腰掩饰自己的腹部异样。不停震动的按摩棒在他身体里埋得极深,从腹部都可以看出异样,不用说一直被它折磨着的傅译感受如何了。

    “不要你管。”傅译抿唇说。

    “切,谁爱管你。”孙远新好不容易对这个讨厌的同桌不那么排斥了,突然又吃了个软钉子,一时有些没脸。

    反正也到了苏老师办公室了,他臭着脸把傅译一放,转身就走,连办公室的门都被他摔的“砰”的一声巨响。

    他们这所学校是私立学校,苏逸尘又不是一般的老师,所以除了平常用的办公室外,还有一间比较私密的会客室,用来接待学生家长。

    傅译现在和苏逸尘两人就单独呆在这件会客室里。

    刚才孙远新把傅译放下来的动作简单粗暴,不小心碰到了傅译身体里的按摩棒,傅译当时就没忍住变了脸色,嘴里也发出一声呜咽。

    苏逸尘:“你怎么了?”

    傅译抬头,从下往上看着苏逸尘,轻声问道,“老师,您能帮我一个忙吗?”

    他咬咬牙,拉住了苏逸尘的手。

    苏逸尘很僵硬,甚至有些不自在地想把手从傅译手里抽出来。但是这反而让傅译抓得更紧了。

    傅译把他的手按在自己鼓胀的有一点怪异突起的小腹上,眼睛紧盯着苏逸尘那张清逸俊美却冷如冰霜的脸,慢吞吞地说:“老师,你能……帮我拿一下吗?”

    “什么?”苏逸尘脸上的神情一瞬间剧变,傅译深吸了一口气,用尽量不吓着这位古板的班主任的语气说道:“我……拿不出来……按摩棒……”

    苏逸尘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手也像是触电一样猛地收了回来,他左手抽出一条手帕用力地擦着那只被傅译拉过的手,气得发抖:“……你……不知羞耻……”

    他的这副被调戏了的模样却反而让傅译一下子找回了点儿身为总攻的感觉,可不是么,这些人都是他的后宫,是他的受,怎么之前无论是会长大少爷钟然,校医裴洛,还有小霸王孙远新,一个个都一点不怕他,还隐隐压他一头。

    傅译心态放松下来,连被身体里的按摩棒肏弄的声音也不掩饰了:“哈啊……老师……您误会……嗯……这个……不是……我自己……塞、塞的……”

    他半躺在会客室的沙发上,一只手解开裤子,在脱内裤的时候顿了一下,还是解开了,然后,他肆无忌惮地把两腿张开,将那个最羞耻的秘密展露在苏逸尘面前:“我……我没法……呃嗯……你、你来……”

    无论是解开裤子,还是对苏逸尘张开腿,他的眼睛一直都盯着苏逸尘看。

    苏逸尘是他的后宫里性子最古板的,也可以说,是最“君子”的,虽然多少有些冷硬不吃,在原来那个肉文世界里有些不解风情,但是放在傅译现在这个情况里却对傅译来说是一件好事。

    现在的傅译,唯恐自己再被后宫给压了,而且系统还颇为不安好心,他现在简直看个人都觉得靠不住。

    也只有这个最古板的苏逸尘,才能让傅译放心了。

    在得到傅译的解释后,苏逸尘的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却又马上阴沉下来,问道:“谁干的?”

    他没有看傅译向他张开的腿间,也许是逃避,但是这间不大的会客室内,那根按摩棒“嗡嗡”震动的声音却一直没停下来,伴随着学生难耐的喘息,粘腻的水声,充斥了苏逸尘的大脑。

    他刚刚碰过傅译小腹的手有些酥麻,那种电器一直震动的感觉仿佛还留在指尖,哪怕他用力地擦过也没能擦掉。

    傅译有些不满,苏逸尘好就好在古板又克制,绝对不会主动逾越,但是坏也坏在这点。妈的,那根按摩棒都快把他肏疯了,他到底拿不拿?

    人都是有些贱的,本来无论是系统改造傅译的身体长出的那个小穴,还是那根深埋在身体里的按摩棒,都是傅译打死不愿意给别人看的东西,但是苏逸尘现在做出这副不想看的样子,反而激起了傅译的反骨,非要凑上去让苏逸尘看不可。

    “呜……”傅译发出一声哭泣一样的呜咽,苏逸尘身体一颤,紧张道:“怎么了?”

    “难受……”傅译抓住苏逸尘,用最后那点力气一拉,望进苏逸尘的双眼,轻声道:“老师,你……再不……帮我……拿出来……我就要……被肏、肏死了……”

    苏逸尘怔怔地看着学生,心跳如擂鼓。

    傅译被情欲折磨了这么久,眼尾都已经有些泛红,半长的睫毛湿漉漉的,不知道是汗还是泪。

    平心而论,傅译的长相绝对说不上什么柔美妖媚,只是个有些好看的普通清秀少年学生,身形有些瘦弱,平时有些不合群的阴沉孤僻,在苏逸尘这个班主任心里并没有什么印象。

    但是此时的傅译,却跟他记忆里的那个学生截然不同,简直令人怀疑是换了个人一样。

    他明明从下往上地仰视过来,语气和话语都毕恭毕敬,眼神里却没有柔顺,反而像是居高临下地命令着自己一般,有种令人不适的侵略感。

    任何一个男人,都绝对无法忍受这种感觉。

    哪怕苏逸尘性格古板克制,这一刻也有些难以忍受的暴虐冲动,好在他最后还是忍耐了下来。

    “你先试试。”他说道。

    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不过听的人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事实上傅译快被苏逸尘逼疯了,现在自己这个样子是个男的都该上了吧?妈的苏逸尘是不是男的啊,该不会性冷淡吧?

    他展了展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干脆真的试着自己取。

    花穴虽然有些青涩,但是早就被水浸透了,连润滑都不用做,两根手指很轻易地就插了进去。傅译先是把手指插进去适应了一下,才开始凭着感觉在里面找那根按摩棒。

    但是按摩棒偏偏好像活的一样,每次他觉得自己快抓住了,按摩棒就会往身体里再进去一点,他不得不一边发出闷哼,一边将花穴里的手指捅得更深。

    因为姿势的原因,他不得不用左手抱着自己的左腿。

    这一幕落在苏逸尘的眼里,未免过于劲爆火辣,这位神姿高彻、冰肌玉骨,大夏天不怎么出汗的有名“冰美人”老师居然鼻尖沁出了细细的汗珠。

    但是就算是这样,苏逸尘也没有再像之前那样移开视线。

    少年人抱着自己的腿,将手指插入那个粉嫩青涩的花穴玩弄自己,淋漓的汁水几乎将他整只手都打湿。因为长久不见天日而略苍白的腿微微颤抖着,每一个动作都好像应和着心律般,叽叽咕咕的水声越来越大,少年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急促,就连那根深埋在身体里“嗡嗡”作响的按摩棒也似乎越来越大声,然后剧烈地跳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

    傅译尖叫出声,好像完全忘掉了自己身在何处,他的身体更是像触了电一般剧烈地痉挛着!

    插在花穴里的手指没来得及取出来,随着他痉挛的动作堵在窄小的花穴口,将因为高潮而涌出的清液堵在了里面。

    因为傅译的动作,系统刚才突然提示他电击模式已经开启了。

    苏逸尘还没反应过【本文由豆ī丁酱整理更新,更多好文请加群769*842*440】19∴52∴13来是怎么回事,原本学生的动作还慢条斯理有条不紊,突然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剧烈地痉挛着,疯狂地摇头,那张清秀的脸红透了,像是窒息一般地不停发出过呼吸的泣音。

    “傅译,傅译……”

    系统到底说着不是玩的,傅译只被电了一次就如同死过一般,整个人瞬间被巨大的快感淹没。他用了很长时间缓过来,甚至再睁眼看到苏逸尘的时候,他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

    苏逸尘被傅译吓得厉害,连自己的洁癖也顾不上了,赶紧冲过去抱住傅译。

    贴近之后,他便发现了傅译身体里的那根按摩棒比起之前,动作显然更剧烈了。如果说之前只是震动的话,现在就像是一只活鱼一般,不光会震动,还会猛地一跳,就像是要冲破那层薄薄的皮肤,从身体里跳出来一样。

    “老师……”

    傅译双唇动了动,苏逸尘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不再犹豫,半跪在沙发边上,将傅译两腿向着他的方向打得更开,手抓住傅译插在自己身体里的手指,向外一拔。

    “唔唔——”

    傅译仰头,发出无声的尖叫,在花穴内部被堵了许久的清液失去了一直堵住出口的手指,猛地一股涌出,像是失禁一般,一道无色透明的浊液喷在了苏逸尘清逸俊美的脸上。

    苏逸尘猝不及防,脑中出现了片刻空白。

    此时沉溺在情欲和震惊中的两人,谁也没发现,门口透明窗后一闪而过的黑影。

    彩蛋內容:

    太深了……拿出去……求你……”

    “可是我还没进去完呢。”裴洛不无失落地说。

    “啊啊啊啊!出去!啊——”

    傅译两腿抽搐,在裴洛硬要全根没入的时候更是全身痉挛,如同触电一般,差点晕死过去。

    跟傅译比起来,裴洛算得上衣衫整齐,连形象也干净漂亮,若是不看他插在傅译身体里的那根肉棒,看起来简直可以直接去拍个宣传照什么的。

    “没办法,里面的结构比较复杂,老师进的深一点,好给你讲清楚一点,对不对?”

    他桃花眼微带笑意,暖如春风,身下的傅译却被他给捅得生不如死。

    “这是阴道。”他的大肉棒在傅译的花穴内部缓缓摩擦着,声音平静的像是真的在上课一般,“记住了吗?”

    傅译没出声,他便挑眉,大肉棒狠狠地拔出、插进,又给傅译带来一波巨大汹涌的快感,傅译被肏的丢盔弃甲,连连求饶:“我知道了、知道了……呜……”

    “我也不想这么对你,是你不好好听老师讲课啊。”裴洛温柔地轻喘着说。

    傅译一肚子怨言不敢说,只好任由这个“衣冠禽兽”老师颠倒黑白。

    大肉棒在花穴里越进越深,傅译的身体也越来越僵硬,却再不敢像之前那样出言抵抗,只是绷紧了身子。

    “这是子宫颈,”裴洛的性器已经进的很深了,就连某个深藏在花穴最深处的花心也没能逃脱,被巨大的龟头轻轻摩擦,傅译的身体顿时软了下来。

    “别、别……唔啊……”他的挣扎愈加激烈,却对身上那人毫无作用,这个娇嫩的,从来没有人拜访过的密地被残忍楔开,如同一根巨大火热的钢钉从下身捅穿了他。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